您的位置: 信阳信息港 > 科技

细数简政放权中的中梗阻

发布时间:2019-11-09 18:59:56

细数简政放权中的“中梗阻”

简政放权持续发力。据报道,过去一年多来,国务院相继取消和下放700多项行政审批事项。然而,在简政放权过程中,一些地方却存在“不愿放权”、“明放暗不放”、“剪指甲”等现象。这些行政审批改革中的“中梗阻”现象,让中央的一些改革举措无法落地生根,甚至在地方遇到“挂空挡”的局面,势必会损害政府的公信力、给当前的经济运行增加摩擦力。因此,我们有必要杜绝种种“中梗阻”,让百姓切实感受到改革的成果,提高民众的获得感。

4月15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严斥一些部委和地方文件运转流程繁冗、拖沓,亟需进一步简化流程,加快简政放权进程。“部长们参加的国务院常务会已经讨论通过的一些政策,现在却还‘卡’在那儿,难道让几个处长来‘把关’,这不在程序上完全颠倒了吗?”总理说。

事实上,“处长把关”影响行政成本和行政效率的现象,被普通百姓诟病已久。而在简政放权的今天,总理提到的“处长把关”卡住中央好政策,充分说明简政放权中一些工作没有到位。

因此,要破解这一困境,首先要规范权力运行程序,推进行政审批流程再造,将处长们的权力清单晒在阳光下。只有以严格的权力清单、清单制度,为处长们行使职权划定清晰边界,对处长手中的权力进行清理和规范,才能避免资源配置的化扭曲为处长们的个人利益化和某些相关利益主体的利益化。

长时间以来,老百姓办企业、跑项目、办事情、开证明……很多情况下都需要到政府的相关部门盖一堆的章,通常要花很多时间,才能把事情办好,以至于“跑断腿、磨破嘴,跑了十几个部门、盖了十几个章”的现象层出不穷。

“盖章难”原本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盖章难就难在了审批部门多、审批环节多,以及由于利害关系滋生的问题多。近年来国家逐步实行审批制度改革,特别是十八大以后,改革力度空前,就2014年一年,40次国务院常务会议,其中21次总理就部署了 “简政放权”,一年多时间取消了600多项行政审批事项,并制定了一系列监管条例。在这种情况下,今天某些公权部门没有真正转变思维,树立服务意识观念,还说明我们的简政放权还有一些地方部门没有真正落实到位。

近期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清理规范国务院部门行政审批中介服务的通知》(下称《通知》),部署清理规范国务院部门行政审批中介服务工作,重点整治中介服务事项环节多、耗时长、收费乱、垄断性强等中介服务乱象,规范和引导中介服务。《通知》要求清理的中介服务乱象剑指“红顶中介”。

戴市场的帽子、拿政府的鞭子、收企业的票子、供官员兼职的位子……这早已是“红顶中介”公开的秘密。不少“红顶中介”凭借其特殊的“身份”大兴乱收费之举。

“红顶中介”,虽然面向市场,却受到庇护,与政府行政审批部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简政放权的今天,有些部门不愿放手的审批权力,一些官员不愿丢弃的既得利益,一同被隐蔽地转移到“红顶中介”手中。

其中,高额的评估和审批费用常被人诟病。审计署2014年6月公布的审计工作报告显示,13个中央部门主管的35个社会组织和61个所属事业单位采取违规收费等方式取得收入近30亿元。

长久以来,过多过滥的行政审批不但束缚市场活力,有些还沦为腐败的温床。全面深化改革,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必须坚定不移地转变政府职能,持续推进简政放权。

专家曾表示,长久以来,在行政审批制度改革过程中存在“家底不清”的问题,简政放权常常是这边减、那边增,一些行政部门设立下属事业单位承接“业务”,甚至将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事项变成“数字游戏”。

也有民表示,一些地方出现了“放小不放大”、“放虚权不放实权”等乱象。“有的部门对触及深层利益和权力的改革不敢跋涉险滩、啃硬骨头,继续等待观望,有的部门对权力寻租的继续青睐,甚至企图从中寻觅更大寻租空间。”民“小谢闲”说。

金融
巨蟹座
手机导购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