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信阳信息港 > 健康

浮屠七生 第四十章 把酒问青天

发布时间:2019-12-05 06:03:32

浮屠七生 第四十章 把酒问青天

第四十章

把酒问青天

————————————

......

“好词!好词!好词!”

那燕长生赞不绝口的走过来:“有此好词!足以证明姜衡先生无与伦比的才华.......可否与我上七楼共饮?”

“上七楼?”

“七楼?没有听错吧!”

“那可是燕子楼别的楼层.......”

面对着燕长生如此盛情的邀请,姜衡回头看了看已经眼红的马幼常等人,随即笑了笑:“不用了!我和这些兄弟的酒还没有喝完,等他日......”

“那就一起呗!”

谁也没有想到燕长生会如此大方的开口。

“不合适吧......”

马幼常等人自觉的摇摇头。

那燕长生笑道:“诸位都是今年的榜上骄子,迟早是我南岐州的栋梁所在。有何不可......”

姜衡在一旁默默的瞧着他们,他在等待着他们内心的一个转变。等待着他们打心底开始看重自己为止。

只可惜,他们的低头,让姜衡眼中闪过了一丝失望。

而这时,七楼那里传来了一声冷笑:“都上来吧!人家楼主都发话了......”

所有人抬头望去,他们好奇是何等身份的人会在七楼的位置,又为何对跟他们打招呼。

“军师???”

众人瞧清楚了那七楼上的身影,那年轻人端着一杯酒,慢慢的品着。

那身影,那一股从容却又凌厉的目光的主人正是郭奉孝。

多半在这南岐州府中也就只有像他那样级别的人才有资格在那风花雪月的顶层如此细腻的品酒。

有了军师郭奉孝的那一句话。

这些人好似有了灵魂一样,跟随着燕长生往七楼走上去。

但看到这一幕的姜衡,心头却依旧是失望。

因为他们收到了命令,而不是靠自己的心志走上去。

两者的差别太多了。

离着老远似乎便瞧出了姜衡心思的郭奉孝在姜衡上来的时候,便问了一句:“是不是很失望?”

姜衡言道:“没错!”

“这是一个不容易改变的东西......”郭奉孝仿佛将姜衡用意看透了一般的说道:“得慢慢来!”

姜衡看着郭奉孝,他说这话的时候如此的从容冷静,仿佛他早就瞧出来这些人的心智。只是保持了沉默!

但此刻他说出来,自然是因为自己做得事情正和他不谋而合。

燕子楼装饰考究,随处可见琴棋书画多为过往的文人墨客留下的。

上了七楼,先是一扇精致的画着山河图的屏风摆在楼梯口,绕过屏风便是整个风字七楼的房间内部摆设......

灯环四周,帐幕绕粱,桌椅够齐,不少书画字卷挂在两侧。

够讲究!

姜衡立在楼梯口,仔细的观察了一会儿,竟然有点沉迷于此间的景色。禁不住走到了其中一幅山水画前面,那画没什么特别的,只是那画者的名字吸引了他的注意。

“李澜清?”

就在姜衡瞧着那画思索的时候,燕长生走过来:“这是仿品!澜清先生一声画作没多少,可惜早已流落到世间,难寻踪迹。这一幅仿品是出自前朝一位大画师之手......”

姜衡答道:“想要得到澜清先生的画、靠得不是钱,而是缘分!”

燕长生对此深有感触的点点头:“这一点,我与姜衡先生所思一样。澜清先生的字画,靠的是缘分,而非是金钱!请上座!”

那燕长生主动伸手,引着姜衡进入了七楼的座位。

座位分成了四桌。

姜衡所做的自然是上座位,身边有郭奉孝,带领的徐公明,马幼常,陆伯言以及王子均等人。紧跟着姜衡的自然还有张君宝在其身边、燕长生往主家的座位上一坐之后。这场宴席也自然就开始了......

宴席上,燕长生说了一些过场话之后,便被掌柜的叫走了。

随后四张座位上,紧要的人便剩下了姜衡和郭奉孝两人。

姜衡在这个其余人都敬重的军师跟前,从来没想过礼节是什么。

他抬起手、举起酒杯:“郭军师、整两口。”

“你不是劝我不要喝酒吗?”郭奉孝一边说着,一边给自己满上了一杯酒,酒水几乎要从杯子里面给溢出来了:“现在还让我整两口!”

那倒酒的姿势,酒鬼的身份显露无疑。

让其余人更奇怪的是——

姜衡和郭军师两个人都应该是文士的身份,可是刚才那一个“整”字,搞得两人就跟地头的酒鬼一样。

两人连干了三杯之后,陆伯言和马幼常这些人也渐渐喝开了。

而小二那边的酒菜也一直再上,没有停歇。

从小二口中得知,在七楼的所有消费,全部免费。

这些自然是出自于燕子楼楼主燕长生的手笔。酒水喝过一半之后,姜衡便故意说要去一个安静的地方吹吹风,屋里面太闷了。

他的故意自然逃不出郭奉孝的注意

很快,两人便先后出现在七楼一处阳台那里。

姜衡瞧了瞧身后并无一人,随后望向风花雪月楼后面的小湖,那湖心亭处此刻是空的。

没有人影,瞧见的却是包裹在湖心亭柱子两侧的白色帷幕。

再往里便瞧见了是一个有点特殊的存在,那是一片小湖。湖不算广,但也不小,需得搭上一条长十丈的桥才能到湖中心的岛上,岛上种满了花草树木,其中树木以柳树居多,而花草则是以一种常见的兰花草为主。

虽然都是普通的树和草,却偏偏坐落在了一栋不寻常的阁楼旁边。

那阁楼的名字叫——玉玲珑!

“听说那里叫玉玲珑阁?”

姜衡问道:“是燕长生的住所?”

他的话自然是问向一样的郭奉孝的,那郭奉孝言道:“不是燕长生的住所,是燕长生夫人玉玲珑的住所。”

姜衡问道:“有区别吗?”

郭奉孝言道:“对于那位夫人,自然是有区别的!”

区别?

似乎真的有区别?

但会藏着怎样隐藏的意思呢?

尤其是郭奉孝之前透露得关于燕子楼的秘密存在,又是什么目的呢?

酒壶中酒空了......

那郭奉孝无奈的晃了晃那酒壶,然后说道:“你说如何让这酒永远喝不完呢?”

“那便一直去酒缸里打酒不救行了。”

“可酒缸里面的酒也有喝光的时候啊......”

“那就让酿酒的人不停的酿酒!”

“那如果有人把酿酒的人给杀了呢???”

宝宝晚上发烧白天不烧怎么回事
小儿厌食挑食不吃饭怎么办
小儿多少度算发烧
小儿支气管炎注意事项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