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信阳信息港 > 养生

巫师浩劫 第四章 积蓄

发布时间:2020-01-18 17:36:09

巫师浩劫 第四章 积蓄

“当然...是不用了!”

哥顿注意到那两卫兵彻底离开后,马上向面前一脸期待的小女仆挥手说道。

只是言语之间,哥顿脸上温和笑容不变,离开时看得小女仆好一阵失落。

对背后的炙热目光熟视无睹,哥顿脚步适宜的匀速向小女仆指示的方向离去。

直下楼梯,没用多久,当哥顿出现在城堡一楼大厅时,才发现不少仆人都聚集站在了大厅内。

哥顿面色不变的缓步走向一列卫兵看守城堡大门,也许是哥顿的卖相确实不错,除了不少遇见的女仆或多或少偷看着哥顿外,他倒是没有遇到一个上来盘问。

只是当哥顿走向大门处时,却看到在城堡外来回巡视的两列卫兵。

哥顿面色微变,暗想道:“这样的贸然离开肯定是无法避开那些卫兵的追捕的!”

但此时,哥顿的脚步显然已经无法停下来了,只要停留在城堡里的时间稍长一会,他就很可能会被发现。

哥顿径直向大门走去,只是在走到大门口的年轻卫兵前面停了下来,开口问道:

“布罗德男爵大人的花园是在这边吗?”

哥顿一脸倨傲的表情冷声问道,马上让这名年轻的卫兵感觉到了压力,卫兵脸色很快便有些红了起来,支支吾吾的说道:“是...是...”

“是的,大人!”

“您从这边走过去,很快便能见到男爵大人的花园了!”

见年轻卫兵的表情不自然,站在对面的一位中年卫兵马上接口向哥顿恭敬说道。

“恩!”

哥顿冷哼了一声,看了年轻卫兵一眼后,这才不紧不慢的向卫兵指明的城堡大门左侧走去。

只是没走多远,哥顿明显听到了那年轻卫兵的嘟囔:“我讨厌贵族了!”

“闭嘴,你这个蠢货......”

身后传来的低声的怒骂声,哥顿也不在意,在感觉到渐渐离开卫兵视线后,哥顿马上就大步向前狂奔而去。

......

“呼...呼......”

一条狭长阴凉的小道内,一个身材消瘦的金发英俊少年扶在一旁的墙壁上正在大口喘息着。

这少年自然是刚从城堡里逃出来的哥顿。

凭借着原主脑海中的记忆,哥顿很冷静的挑选了一条看似很长,却实际离他原来居住的地方不怎么远的道路。

一路的狭长与坑坑洼洼的小道,让哥顿不仅躲避了不少其他人的目光,也让哥顿免于被天上那两颗炙热无比的光团的暴晒,这对于此时身体虚弱的哥顿来说是很有必要的。

“先以快的速度赶回住处,拿到那被原主藏紧的积蓄后,在买上一些干粮,然后在找个地方躲起来,好让自己能安静冥想,以快的速度达到入门级的巫师学徒!”

“不然一旦等布罗德男爵察觉过来时,只要很简单的发布一个悬赏,就有大把的人争着抢着来找自己,到那时可就没那么容易就能躲起来了!”

只是稍作停留,哥顿马上就捋清了接下来的要做的事情。

这时,哥顿听到了身后远处传来了微弱的说话声,不敢继续休息,哥顿马上继续向住处的方向赶去。

对于哥顿来说,现在少和一个人碰面,之后的事情曝光后自己隐藏起来安全性也就更高。

至于想要和其他人说明自己是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卖到布罗德男爵城堡的这件事情。

哥顿根本就不曾想过,因为那只会让他被抓的更快。

穿过这条狭长的小道后,很快就在哥顿面前出现了一条脏乱无比的小路来。

污水横流的小路,成堆发臭的垃圾,流浪的瘦骨嶙峋的野猫,阵阵盘旋绿头苍蝇,还有那远处叠的密密麻麻如同沙丁鱼罐头一样密集的木质小屋。

无不说明着,这是一处贫民窟,每一个繁荣小镇都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哥顿一如以前一样熟悉的穿行在贫民窟内,只是和以前不同的是,现在穿在身上的这一身带有少量丝绸的黑色长裤,和白色小马甲明显和这里的环境有着强烈的不搭。

和大部分巴斯小镇的公民不同,贫民窟中的大多数人,一直都是挣扎在温饱的这条线上。

甚至这其中的大多数人,都是那种有今天就不顾明天的麻木等死的人群。

他们赚足了今天所需的食物后,就懒惰的不会在劳作。

这类人,此时不是窝在闷热的小窝中昏睡就是在外面漫无目的的闲逛。

而此时当衣着光鲜的哥顿出现在这里时,就引起几个正在闲逛的邋遢人士的注意。

哥顿虽然之前也是住在贫民窟,但他还算努力,虽然过得有些艰苦,但吃住方面还是不会挨饿受冻的。

没有理会其他几个贫民窟‘居民’的注视,哥顿劲直往自己住处快速走去。

对于这几个废物来说,哥顿如果还是穿着和以前一样,还真有些不敢招惹这些家伙。

但现在,衣服变换之后,就是给不远处那几个家伙在加一个胆子,他们也不敢上前来怎样。

这是一个无比物质的时代。

又穿过一条脏乱的小路,经历了几个诧异和羡慕至极的目光后,哥顿站在了一间还算结实的小木屋前。

打开门,不大的小屋内只摆设了一张木床和一个不大桌子,一张靠背椅,还有不少杂七杂八的玩意。

哥顿推门进去后,就直奔墙角的长桌。

在哥顿原主的记忆中,在贫民窟中,房间里被小偷光顾是非常平常的事情。

所以,藏钱成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而他这些年来的积蓄几乎都藏在这里了。

搬开有些陈旧的长桌,桌脚底部因为长时间没有更换位置导致四处桌脚都在地上留下了一个明显的痕迹。

哥顿没有多想,搬开长桌后马上随手从房间内拿来一个坚硬的东西,就蹲到墙角处,照着那个桌脚痕迹就用力的刨了起来。

很快,一个外表黝黑,质地粗糙不堪的小罐子被哥顿刨了出来。

稍微除去罐子上泥土后,哥顿一把把封口的木塞拔了出来,随即往桌上一扣。

哗啦啦的一阵乱响后,一小堆的银币和铜币马上滚得满桌子都是。

来不及细数原主的积蓄到底有多少,哥顿马上从房间找出一个小布袋来,一股脑的把钱币全部装了进去。

收好钱币后,哥顿马上就向外走去,只是才走到门口,又停住了脚步。

返回屋中,快速的把身上的黑色长裤与白马甲脱了下来,换上了自己平时所穿的麻布长裤与短袖。

又在家中捡了几样有用的东西后,哥顿这才走出了小屋,关上门,大步向外走去。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电话预约
重庆皮肤病医院有哪些医生
安顺哪里治癫痫好
贵阳癫痫病医院挂号
深圳看妇科的医院那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