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信阳信息港 > 军事

菊韵憨哥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2:59:11

憨哥是一个很落漠,时常感到很孤独的人,也是个“让你大失所望,但不会后悔结识”的老实人。年轻时也曾在诗歌、文学创作路上刻苦过努力过,无奈胸中墨水不多,写出的和写不出的忧愁凝结成岁月的冰雕,深深地镌刻在额头上,悠悠岁月让光阴独自成霜染白了少年头。憨哥老了,性格依然豪爽半点未变,活了大半辈子如今日落西山,难图发展,只待顺其自然终老此生。    俗话说:酒逢知己千杯少。憨哥虽然知心朋友不多,普通朋友还是有两个的,假日朋友聚会之时,憨厚老实的憨哥,很容易被纯情激荡的场面所感染,私下里于有意无意中吐露心声,将沉积多年的往事倾诉给友人,那种不吐不快的感觉,让人有一种落笔成书的冲动。    憨哥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关于事业关于爱情,关于哥们义气。别人的爱情故事可能跌宕起伏波澜壮阔,或轰轰烈烈爱得死来活去昏天黑地,或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或情意绵绵郎情妾意;并不是憨哥不解风情,而是这些对他来说,真的是只有书中或梦里才会出现的场面。    憨哥的爱情故事其实很简单,高中快毕业时家里就开始张罗起他的婚事。“男到十八当家计,女到十八婆家计”,古老的民风民俗在科学发展的今天,依然穿梭在乡村的明堂上,唱着代代相传的历史颂歌,“了却儿女婚姻事,终结父母牵挂心”依然是社会家庭的头等大事。因为有自己的理想,高考失利后虽然一直在家务农的憨哥,却总是被诗书害着,不想此生做一个平庸的农村人,总跟“抱孙心切”的父母拧着一股相反的劲。实在强不过就敷衍着,三四年里见了五六个女孩子,总是体会不到书中描述的情调,都是以他不理睬而告终。八四年初夏,在父母的强逼之下,麻木地认识了一个叫“珍珍”的女孩,珍珍的身高对憨哥来说并不理想,只有一米五七的样子,但模样清秀算得上漂亮,特别是那一双会说话略带勾魂的大眼睛,不知要迷晕多少男孩,可在憨哥的心里看来,总觉得有一丝忐忑与浑身的不自在。憨哥自己的身材也不高,特别不想自己的后代个子矮,所以一心想找个高一点的。整天沉醉于古代武侠小说里,俊男淑坚贞不屈的爱情故事的想象里的憨哥,总渴望自己也拥有一份古典高雅的浪漫爱情,所以对于父母任何一次的苦心安排,都一致抱有抵触情绪。女孩矮点如果是自己一见倾心的那种,自是无可挑剔,不然的话,再漂亮的女也是不会主动接近的。因心里对珍珍有太多的不大理想,便时不时拿她去跟书里描写中的淑女比,果然在不经意中发现她的言谈举止中显示出那种缺少教养的轻浮,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中有很多男孩成天围着她转,在那样循规道矩的年代,竟然会毫无顾忌地跟男生拉拉扯扯,憨哥在无法规劝她的情况下更加坚定了悔意。不管憨哥情愿不情愿,因为是老亲,父母这边总是拿话压着憨哥,总认为珍珍配憨哥只有多的而无不及。憨哥已相过几回亲了,乡下人总有那些喜欢嚼舌头的,已经开始私下议论了,父母听不得流言蜚语。父母的原话是这样的,憨哥同意也算同意,不同意也算同意已容不他胡来。大扺憨哥父母直到三十六岁才生了他这么一个独子,中年得子才惯成憨哥的这么一个憨劲,实在强不过就那么敷着,仿佛不是他的事一样。憨哥很热心助人,热心到人家的事跑得飞快,自家的事磨叽着手捧小说不放,这点性格让父母内心很不痛快。还有,堂堂男子汉不知怎么的,见到女孩的就脸红,见到男的很快就称兄道弟,任何人一见面恨不得把心得掏给人家。关于这门亲事,父母是看好的,一来抱孙心切,二来总觉得自己家庭困难,自己儿子不说身高,就其它方面也不见得比人强,不是那种特别的男孩,三来珍珍怎么说也是她们村里的美女,若不是有几代老亲的关系在,恐怕人家父母也不会同意把女儿许配给自己家的。由于父母的一味地打压,憨哥是有屈无处申有理说不出,就这么糊里糊涂地上门、订婚一大套,任由父母摆布。如此整整跨越了三个多年头,“四时八节”人情礼也都不知枉送了多少。尽管珍珍长得好看,三年来,憨哥可是连她的手都没有碰过。好容易熬到八六年中秋佳节,家里提出要报日迎娶,双方父母说得好好的,珍珍突然变卦了,摆出许多理由来,并声称自己已经爱上了他人,同时向双方父母提出了憨哥的“三个不是”。知道那三个不是吗?一来说是憨哥生得矮丑,没有人家夫婿高大英俊尚不自谦,还装出一付读书人独自清高的样子,爱理不理的不理拉倒。二是从种种迹象表明憨哥心中没有她,说穿了就是不喜欢,三年来从没约她出去玩过,孰可忍孰不可忍她已经失去耐心。三是憨哥摆明不喜欢她,就算是虚伪地牵过她一次手,心里还好想些,更不敢奢求他痴地亲自己。这三个理由够充分,已经足够双方父母瞠目结舌哑口无言了,偏偏珍珍不依不侥,把自己移情别爱说得冠冕堂皇,而对憨哥种种不是桩桩件件倒背如流。憨哥也是的,“哪有猫儿不吃鱼的”天下就没见过憨哥这样的男生,未婚夫都当了几年,木讷到占一点未婚妻便宜的心思都不会,活该人家女孩理直气壮地爱上了别人。    “有的人活者,他却己死了,如行尸走肉。有的人死了,却重如泰山,永远活在人们心中……”“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惊慌,不要忧郁……”“人,应当这样活着,不为青春错失而悲哀,不为碌碌无为而悔恨,在老去的时候……”这些曾经激励过多少有志青年的诗,同样激发过憨哥的斗志与诗意。憨哥不傻,只是常常别人“给根棒槌”他还当针(真)了,人特别憨厚老实,是那种被女人喻为“只可当哥,不可当情人”的男人。憨哥年轻时奋斗多,失败、碰壁更多,事业如此,感情更是如此。曾经一度封闭自诩为“坐井观天”的憨哥,待到日子渐于好过些,爬出井口,伸伸懒腰抬眼四望,发现自己真的失败加落伍了,那股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憨劲,让他几度叹息几度兴奋,于发黄的纸片中寻找昨日的笔迹,妄想拾起一段曾经发过昏的梦,奈何黃叶无风自落,秋云不雨长阴,今夕复何夕,流年总虚度。    往事总是让人唏嘘不已,时光虚度,弹指千年。在那个纯情的年代,整整三年,憨哥的光阴就是那么蹉跎自误在虚幻的婚姻里。父母一直担心的事还是终于发生了,气归气急归急总不能拿棍把憨哥打死吧?“关关睢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也是的,憨哥虽然读书不多,可那时候也算是个读书人,也不知是读书读苕了还是读痴了,连“秀色可餐”“食色者,性也”的道理也不懂,亏他还成天地“见书就读”为赋风雅的,正经事半点都不操心,只知道按着父母的意思去送节礼,连个联络感情试着恋爱都不会,现存的美女未婚妻都不知道心痛,还吟什么诗填什么词哟?整整三年女人纤纤之手都没碰都没捏过一下,说出去肯定没人信。要信人家也只会信憨哥不是脑壳进了水就是天生傻冒!按民间风俗“男不嫌女”,一旦订了婚女方生是你家的人死是你家的鬼,当然时代不同了,也不必那么死守教条,只要一天未成婚就会有一天反悔的权利。除此之外有些俗礼多少还是要继承点,比如,男方悔婚,几年四时八节亲房礼都白送了,连带上门、订婚及平日所有馈赠之物一分也不予退还,因为女方在成为你“未婚妻”的那日起,算是“下贱”了一回,作为补偿天经地仪,除非女方犯有“七出”之条。女方悔婚无论出于什么理由,必需退还上门、订婚馈赠的礼物,四时八节亲房礼除外,这叫“一碗水覆不到一碗水”。或许憨哥的父母早就觉察到憨哥的劣根恨性,只是不忍舍下贫穷之中的众多礼物及“亲上加亲”的老思想。三年的婚姻捆绑,以这样的方式结束,憨哥并没有感觉到耻辱,反而觉得是一种解脱,他在诗意中陶醉自己,在生活中一味地逃避,从而失落成自尊与自卑纠缠不清的矛盾体,断断续续地书写着自我的人生诗句。    诗一样的浪漫岁月,绝望似的苦乐年华,虽然读书不多,憨哥年轻时也是很喜欢诗的,闲时,于无人处偶尔也学着文人墨客,摇头晃脑地吟上一两句,权当陶醉自己。喜欢诗的时候,也不知是从初读那首《王贵与李香香》开始,还是从汉乐府民歌《孔雀东南飞》开始?年轻不识愁滋味,大抵为赋新词强说愁吧。也曾写诗填词,也曾追求浪漫,只可惜往日少年美好的时光,不知是从什么时候起装进了太多的负累。到如今,人未老,心已衰,所有的快乐,似乎距离现在的年代已很久远,记忆随着岁月的消磨愈来愈淡,淡到似乎从来就不曾有过。“常忆少年骑竹马,转眼便是白头翁”如今的憨哥,年纪六十不到五十出头,生活中常常丢三落四,心事里每每七上八下,观风云变色落叶枯枝,懒翻诗书厌读词赋,看花开花落管它云淡风轻云卷云舒,只知门前亲手载下的小树,早己长大成材被人砍伐不复存在;故乡河滩上被水洗刷得陵角全无的沙石,也早也不是当年戏水河边,童年的伙伴打沙仗是的沙石了。几十年艰难岁月匆匆,白云苍苟时光如白马过隙,如今识尽愁滋味,风正冷,树渐老,枯枝萧瑟,心如古井。    其实憨哥是一个浪漫主义者,同样渴望一段至死不渝的浪漫爱情。如此,他的人生便又开始了另一段浪费。    解除婚约之后,饱受父母责怪及社会冷嘲热讽的憨哥,曾一度走入极端封闭自已,宁可对着书对着孤星冷月,也不愿意去面对所有的女性。他无书不读,看小说的渊源从初中就开始,作为一种课外阅读书籍,不管是有正经课本读还是无课本读书,古今中外所有名著传奇传记,不管懂得不懂得憨哥总是喜欢拿到手翻上翻看上一看。这种见到书就看的习惯,在校读书让他丟掉了高考,回乡务农让他丟掉了相亲,这次又丟掉了父母三年的苦心经营实在有点心痛。憨哥依然未能接受教训,依旧爱书成癖却又不图甚解,在书本中寻找自我安慰,也在小说诗歌中消沉自己,一如那句“诗书误我,我误人生”的谶语消磨了意志。在一次扫描“知音”杂志佂婚启示上,憨哥出于对一个十六岁女孩征婚启示的好奇,竟然脑壳进水地主动书信联系认识这个充满诱力的女孩。也可能是憨哥命中该有这么一段情劫,才出现这样的插曲。那时,刚刚升入高中的女孩告诉憨哥,自己出于无奈,为了摆脱男同学的追求选择了征婚启示,宁可执手于远方的另一半,也决不屈服于身边同学的死缠烂打。通过几次书信来往,女孩很醉心于憨哥所写的诗句。其实憨哥不是诗人,但骨子里却有着诗人般的冲动与激情。一段虚拟素未谋面的心灵交流,让憨哥仿若触摸到了恋爱的滋味。宛如一段浪漫的爱情故事,原本感情封闭的憨哥,在小女孩火辣辣的言词追慕下试着放开自己,心扉晃荡中一头栽进了自己亲手掘出的深潭,春水秋波很快就淹没了自我。不久,他们书信交往进入了热恋阶段,几乎到了誓言旦旦“非君不嫁”的地步。那个年代没有手机,更没有视频,就连电话都彼此都无法联系,只有一个月一封情书在渴望中焦急等待,等待着寒梅傲雪的春暖花开。没有假期的约会,没有寒来暑往的牵手,仅凭一封封灼热的语言就锁住了憨哥的痴心妄想。她要憨哥等她高中毕业,等到桔子黄了果实成熟了,不管考不考得上大学,她的初吻只为他留着。本不抱什么希望的憨哥,见她誓言旦旦,口口声声称自己是属于憨哥的女人,让憨哥独自在爱的茧中苦修,视身边的女子为腐草,总希望有破茧成蝶的一天,好与她连袂出演翩翩起舞。    春去春又回,如此三年苦恋,书信写了不下七八十封。终于等到女孩高考落榜了,她父母却将她许配给了大队干部家庭的子弟,而且那男生还是曾追求过她的初中同学,一个刚从部队复原回乡的退伍军人。女生反抗了,而且反抗到绝食。憨哥与那女生平常也曾互寄相片,虽然从未见过真人,却相互认定此生,并山盟海誓至死不渝。父母在她的反抗下让步,同意让憨哥过去看看。憨哥是一个认死理相信爱情永恒的人,鄂州那地方他很陌生,那时的交通也不大方便,可他为了追求心中完美的爱情,义无反顾在一个大雪纷飞的严冬,按着往日书信通联的地址找去了。当时的憨哥已年过二十八岁了,因为家境贫穷,加之平时不修边幅且个子不高,乍一看来显得老而虚弱。而那女生刚出学堂门正当双十年华,娇艳稚嫩貌美如花。从上午一直走到下午,边找边问,憨哥见到她时几乎哭了。而她,却在惊愕之下,冷冷的一万个不相信,日思夜想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会是这样一个其貌不扬的乡下小老头。幸好,她父母为人实在待人热情,没有过多了盘问便热情地款待了憨哥。经过两天的煎熬后,女孩忽然告诉憨哥,要把她初中一个要好的女同字介绍给他,算是给他一个相爱三年的交待。如此还不算残酷,残酷的是,女孩当着憨哥的面对她父母说,她错了,只怪自己年轻不懂事太天真了,三年的情意缠绵同样让她尝到了恶果,一向成绩的她终于如憨哥的名落孙山,这样的结局谁也不算久谁。憨哥很不甘心,为了不舍这三年的日思夜念,主动地去拉她的手,求她用心聆听自己的心声,并写了好多诗读给她听,可再美的诗再诚挚的感情,再也唤不回她的人,温暖不了她的心,憨哥痴痴呆呆地赖在女孩的家里,梦幻着女孩的蓦然回首。 共 669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引发阴茎结核的原因有那些
昆明癫痫病好的专科研究院http://kmdx.qm120.com/lj611/
癫痫病常见的症状表现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