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信阳信息港 > 金融

时间管理研究利用可穿戴设备代替日记库

发布时间:2019-03-08 21:42:57

1961年,当越来越多拥有收音机的人开始买电视机的时候,BBC希望抓住扩大其收视范围的机会。所以其下的听众研究部门决定在全英范围内选取一些样本听众进行询问,发现他们在一天里每一个小时都会干什么,以决定何时电视或是收音机需要打开。

调查得到的结果是2363本记录着一个个普通英国人一天生活的日记,其中的一本内容是这样的:”早上8点,开始吃早饭,上午9点,打扫卫生,清洗工作同时收听主妇的选择节目“。这是当时很火的一个节目。

今天,这些资料也是世界上的时间使用日记库的一部分,这一日记库由英国牛津大学时间使用研究中心维护。该研究中心的人员花了超过50多年走遍了近30多个国家总共收集到了850000人的日常一天的记录。荷兰语区的布鲁塞尔自由大学的社会学家IganceGlorieux说:“这一日记库是非常独特的,它起步的时候很小,但现已收集了很多数量的档案”。

这一日记库可以帮助解决一个科学或是社会学上的问题,不只是一个关于现代生活的矛盾问题。在如今的西方社会有一个共识是,由于现代无休止的来自各种工作,家庭,杂务,和电邮等等的事情,人们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忙。但是通过记录r日常生活的日记人们有不同的发现。研究时间使用情况日记的兰大学的社会学家JohnRobinson说:“我们实际上并没有发现能够证明人们变得更加忙的线索”。实际上,通过对有偿和无偿工作时间的统计,研究人员发现自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大多数发达国家人们每周的平均工作时间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与此同时,流行病学家正通过这些日记挖掘生活规律的变化是怎样影响了各种流行病的演变。伯明翰市阿拉巴马大学的病例学家EdwardArcher称这些日记”是我能够找到的的资料”。他利用这些日记在2013年进行了一项关于肥胖的研究[[size=12.3207px]1]。

而现在,该研究中心的科研人员试图改进这个有超过Teresa Harms说 span >

Source: Oxford Centre Time-Use Res./

Nature

时间管理

对于科研工作者讽刺的是,该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并不比其他人在时间管理上更好。甚至可以说,他们表现得更糟糕。七月的一天,一些学生在中心外的草坪上打门球,该中心位于矗立在圣休斯学院平坦地面上的一个石头建筑里。在里面,事情更加混乱,一名慌张的博士后睡过了头没有听见闹铃,她在10:33才赶到开会,迟到了近一个小时。该中心工作狂热的创始人和合作研究员,社会学家JonathanGershuny承认他自己的时间管理很混乱,就在他刚发现自己的下一个约会完全要迟到之后,又发现自己没带钥匙把自己锁在办公室门外。

但所有的这些并没有拖慢Gershuny的工作,据他本人回忆1970年该研究中心起初的时候,他在英国Brighton的Sussex大学刚开始他的事业。Gershuny希望预测社会和经济在未来的几十年会发生怎样的变化,但他发现没有经验上的证据可以表明人们花费时间的真实情况。

于是Gershuny开始搜寻关于纪录人们日常生活的调查,在这其中他发现了BBC记录的笔记。另有记录于20世纪30年代的近千本期刊,这些期刊保存在大学里一个旧的茶箱里。

在Gershuny不断扩充日记库的过程中,可以发现这些被全世界各种不同调查机构整理得到日记库实际上有多种用途。为了组合利用这些数据,同时做出有意义的比较,他需要以一个标准的表格形式整理这些记录。于是Gershuny就在80年代他还在英国的巴斯大学工作的时候开发了多国时间研究系统,这一系统把任何一种活动归为41类活动中的一种(在花园里的活动有9种,睡觉有16种,放松有36种)。在一个早期评估来自美国和英国的日记内容的研究表明在1988年两国的妇女在家务劳动上花费的时间比较少,而男性花费相应的时间更多,这是更多妇女找到有偿工作以及社会转变的结果[2]。

在21世纪初,很多国家开始收集标准的时间使用数据,美国劳工部从2003年开始每年统计这一数据。之所以开展这一项工作,是因为掌握了解时间使用对于经济和人民生活的影响具有越来越大的全球利益。

但是一直以来Gershuny记录的时间简历库处于一个比较边缘的地位,直到2008年,他有了足够的资金在牛津建立了专门研究时间使用的研究机构。然后在2013年,这一中心获得了两项主要的经费,一项由欧洲学术研究委员会提供的270万欧元的经费(合280万美元),还有一项由英国经济和社会科学研究委员会提供的370万英镑(合570万美元)的经费。这些经费用于挖掘这些日记库,同时在英国建立一个综合的时间使用日记库。

“我们突然获得了资助可以进行我一直以来想迫切完成的研究”Gershuny这样说。其中的一项研究内容是回答为什么一些人总是感觉自己很忙。

时间紧迫

在1930年,经济学家Maynard Keynes写了一篇预测100年后生活的文章,文中描绘那是欧美国家会非常繁荣,

时间管理研究利用可穿戴设备代替日记库

人们只需一周工作15个小时。他说,对于我们的“子孙”需要考量的是怎样满足他们过多的空闲时间。

但上面研究的结果与人们的感觉并不相符,Gershuny从21世纪初就开始思考这一问题。他总觉得非常的忙,比过去要忙很多,同时周围的人都在抱怨压力大且工作重。很多书描述了这一情形,比如《Fighting for Time》[3](时间少了),《 Busier than Ever》[4](事情忙了)和 《Work Without End》[5](工作多了)。一项调查[6]也反映了这一问题:在美国,表示自己“总是”很匆忙的人在1965年只占到了24%,而在2004年占到了34%。

而当研究人员通过这些日记中的数据来审视这一问题时,又发现了不同的观点。分析研究表明,许多国家的人普遍高估了他们在工作上花费的时间,在美国,平均多估计了5%-10%的时间[7](参考《The truth about time》时间使用的真实情况一文)。而且工作时间更长的人所做出的估计,会比实际时间多长50%,其中一些专业职位人士,比如老师、律师和警官会多估计超过20%。(科研工作者并不是高估多的人,他们一周可以工作超过42小时,但日记上记录的只有39小时)[8]。

Source: Top: rshuny/Oxford Centre Time-use Res.; Botton left: Ref. 6; Bottom right: Ref. 7

在2005年的一项研究[9]中,Gershuny将BBC在1961年记录的日记记录与年以及2001年英国纪录的日记数据进行比较,在比较中他将一天中有偿劳动和无偿劳动(比如收拾房间)的时间做总和。他希望弄清楚人民是否比40年前实际工作的时间更长。

结果是这根据实际的情况有所不同。男人在有偿劳动上花费的时间减少,但在无偿劳动上的时间更多,整体花费的时间稍有减少,一天增加的空闲时间不超过50分钟。女人在有偿劳动上花费的时间更多,而在无偿劳动上花费的时间更少,总体的时间变化不大,这表明近几十年来在工作场合女性地位的提高。

在美国和西欧的研究结果有相似之处,工作时间整体上变化不大,同时在某些研究中,空闲时间有略微的下降。总的来说,并不能支持反映出每个人的工作都越来越繁重。Gershuny 所在研究中心的联合主任,社会科学家Oriel Sullivan说:“如果测量全国范围内时间使用的平均值,可以发现并没有明显上升”。

但同时有特定的研究组得到不同的结论。根据Gershuny的分析,Sullivan和一些其他的时间使用研究人员,研究的两个样本记录中表明人们工作更繁重了。其中一个记录是已雇用的单亲父母的时间使用情况,他们需要花费比平均值更长的时间。另一个记录的是接受良好教育的专业人士[10],尤其是那些有小孩的专业人士的时间使用情况。Sullivan说:“后者总是在工作上更勤奋,同时在社会压力下也要在他们的孩子身上花费更多的时间。”

研究人员表示,通过这些发现可以解释为什么大部分人都认为比过去更忙碌了。Sullican和Gershuny认为,那些时间更紧张的专业人士中有很多是在研究和讨论这一现象的学者,同时也有报道这些事情的,换句话说,他们在社会上的话语权很大。

但同时Gershuny表示,对于工作和空闲时间态度的变化也可能在其中起到了作用。在19世纪的欧洲,有越多的空闲时间表明一个人的社会地位越高,一位哲学家指出根据文学作品可以发现在1840年对于有很多空闲时间的人在连廊中溜乌龟是一种时尚。

在21世纪,这一情形已经翻转过来了,越忙越代表了更到的社会地位,这也是一些人想要展现出来的。Gershuny把现代社会中忙碌描述为“荣耀的徽章”,同时Glorieux也同意这一看法,他说 :“人们见面时通常会说‘我很忙’,而不太可能会说‘我不忙’,‘我没什么事情’,‘我在看电视’”。

当人们要处理多项事情时候会觉得更忙,特别是有了电脑和后。Robinson说,根据纪录美国人的时间使用日记可以发现人们非常不擅长处理各种设备,同时他还怀疑人们用这些设备太普遍以至于,在用的时候也不会记录下他们是否在用。

家庭时间使用情况

从牛津的日记库中还可以发现一些人们在使用时间中的变化,在2011年,牛津时间使用研究中心的博士后Evrim Altinatas根据美国1965年到2013年间收集的日记研究父母花在教育孩子上的时间有多少,也就是考察父母通过读书,交流以及帮助解答作业教育孩子的时间[11]。这些类型的活动与孩子未来在教育上获得更好的成就,更好的品行以及更积极的生活态度相关。

Altinta?发现总体上,21世纪初父母在教育孩子上花费的时间要比20世纪60年代或70年代时候多,同时她也发现双方都有本科学历的父母比高中学历或低于高中学历的父母花费的时间增长更多。她估计在21世纪初由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母亲养育的孩子要比教育水平比前者低的父母养育的孩子每天受父母教育的时间多27分钟,总体上在他的前四年,这一时间要比同龄人多657小时。Altina?说:“这让那些教育水平稍低的父母的孩子会有一定的劣势 ”。

这些日记也揭示了可能影响成年人健康的因素。在一项肥胖的研究[1]中,Archer分析了1965年到2010年间超过50000本的日记,在研究中将女性在使用的时间分为有偿工作,家务劳动和个人的自由时间,然后他计算了在不同时间下燃烧能量的情况。结果显示,2010年的女性比1965年的女性在做饭,打扫,洗衣和其他家务方面一周花费的时间要少12个小时,由于电脑使用的越来越多,女性坐的时间越来越长。总结起来,该研究小组得出结论认为如今工作的女性每天消耗的能量比20世纪60年代的女性少130大卡,因此他们提出这可能是引起美国肥胖上升的一大原因。(Archer也表示,他并不是说女性应该做更多的家务劳动,而是说这项研究工作表明要建议公众多进行多种形式的运动)

在牛津,Gershuny 和Harms希望通过与美国兰州Rockeille的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的科研人员的合作尝试发掘分析能量消耗的情况。Harms已经将这些研究中广泛使用的日记中所记录的全部超过800种活动所对应的能量消耗估计了出来,(其中甚至包括玩飞镖、挖矿、在水疗桶中、在赌场赌博等活动)。这项研究至今仍在进行,表明在健身房锻炼或其他进行的工作所消耗的能量只占到了普通人一天消耗能量的一小部分。有偿工作以及照看孩子消耗的能量更多,因为在这种情况下人们身体更紧张,持续的时间也更长。Harms说:“新陈代谢主要在工作的时间中进行”。

下一代的日记库

Gershuny建立日记库这一事情,激发了时间使用研究者的热情,现在在这一领域有几百位研究者。但同时时间使用的日记也有缺陷,的问题在于它可能记录有错,人们可能很快就忘了当时在干什么或是不准确地记录了做的事情,他们也有可能会撒谎。CAPTURE-24计划的一大目的就是改进这些记录的准确性。Gershuny 和Harms的计划是想要建立一个新一代的日记库,这一日记库的内容是基于的可穿戴设备技术的。

至今已约有150人参与了研究,他们24小时带着一个像手表一样的加速度传感器,这个传感器可以捕获手腕的运动,同时在颈部还带有一个小型的照相机,每分钟拍摄三张照片。同时每10分钟他们也会在一个传统的纸质的日记上记录他们所进行的活动。这一研究的目的是验证设备是否能比标准的纸质日记能记录更多的信息。

加速度传感器可以记录下身体运动和能量消耗的更准确的数据,这也是该项研究获得生物医学研究资助者资助的原因,这些资助者包括伦敦的英国心脏基金会和惠康基金会以及英国经济、社会研究协会(ESRC)。通过照片可以诚实记录人们在吃的是什么,而记录食物的日记大多是不可靠的,照片也可以记录下人们与孩子在交流中的重要的细微差别。

在她的初步研究中,Herms发现通过设备记录的日记和纸质的日记反映了相同的活动结果,但是设备记录的日记能够反映更多的细节。大部分研究者同意未来是需要用或其他设备记录数据的。Glorieux说;“这会给时间使用研究带来新的活力”。他预计在未来日记中的数据比如地点、心率、卡路里消耗甚至周围的噪声都可以用和其他的连接的可穿戴设备记录。

牛津的研究人员希望能够通过其他的方式扩充他们的日记库。他们近增加了中国、韩国和印度的数据,同时他们也想收集更多东欧和发展中国家的日记库。Gershuny认为还有很多的茶箱和其中的旧日记等待发现。然后,科学家就可以研究不同文化如何影响不同地区人们工作、休息和娱乐的情况。

目前有很多问题,也有很多数据,但缺少足够的时间。显然,完成这些工作,Keynes每周要花费超过15小时。但是科学家依旧希望能够实现目标,只要一天就能完成这些工作。

References

1. Archer, E. et al. PLoS ONE 8, e56620 (2013).

2. Gershuny, J., Robinson, J. P. Demography 25, 537–552(1988).

3. Epstein, C. Kalleberg, A. (eds) Fighting forTime (Russell Sage Foundation, 2014).

4. Darrah, C., Freeman, J. English-Lueck, J. Busierthan Ever (Stanford Univ. Press, 2007).

5. Hunnicutt, B. Work without End (Temple Univ. Press,1998).

6. Robinson, J. P. Soc. Indic. Res. 113, 1091–1104(2013).

7. Robinson, J. P., Martin, S., Glorieux, I. Minnen, J. Mon. Labor Rev. 134, 43–53 (2011).

8. Robinson, J. P. Gershuny, J. OccupationalDifferences in Estimates of Time at Work(Maryland Population Research Center,2011).

9. Gershuny, J. Soc. Res. 72, 287–314 (2005).

rshuny, J. Soc. Indic. Res. 93, 37–45 (2009).

tinta?, E. rriage Fam. (in the press).

原文链接:

翻译\杨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