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信阳信息港 > 汽车

权国 547 冷刺(五)

发布时间:2020-02-15 20:12:13

权国 547 冷刺(五)

547冷刺(五)

在公爵府的宽敞的宴会厅里,低沉哀怨的舞曲在轻轻的回但是舞池里跳舞的人并不多,这次宴会的主人,刚刚到任的洛夫特豪瑟总督大人,正一脸的打量着几个来自特瓦林依娜地区的美丽贵

她们娇媚的身姿,随着舞曲在舞池旁边的舞台上高速旋转着,如同划过平静水面的rǔ燕,将丰满而十足的身姿,绚丽多姿的服装,媚人的姿态,恰到好处的展示,

“这真是一些尤物啊”

洛夫特豪瑟公爵iǎn了iǎn干燥热烈的嘴看着这些美丽身体,那细条般的婀娜束腰和呼之y出的高部,脑海里已经在想象这些美的猎物,在自己胯下承欢啼叫时的娇媚mō样,特别是其中一位红头发的火辣不时借着舞伴转身的机会,用火辣辣的目光勾兑自己,让他心里如同猫饶一样,

这些自然也是那位热忱而让人感到舒适的副总督的手笔,

为了讨好这位新到的上司,为了能够搭上这位出身京都豪族的上司的路线,正雄心勃勃向更大目标迈进的柴伯德侯爵,可谓是连老本都舍弃了,

这些美丽而娇媚可人的中,除了几个是他的情人外,还有在整个特瓦林地区都名昭著的俄娜菲夫人,这是一个有名的jiā际uā,自从她可怜的骑士丈夫在一次与库吉特人的战役中死去,她的放也就出了名,

对于研究如何让男人更加持久和雄勃发,总是抱有乐此不疲的态度,

甚至有传说,这位夫人在某一次ī人中

,高调宣布“马的**,能够大幅提升自己男伴的功能“并对此发现表示极大的满足

“希望这次的努力没有白费“

看见洛夫特豪瑟公爵完全m醉在其中,一直坐在较为隐秘位置的柴伯德侯爵,才缓缓发下心中的沉重,觉得这笔钱uā得很值,如果这位新来的上官能够感到满意,自己的这条命也算是保住了

自从北方三郡的大部分领主被以叛国罪的罪名逮捕,柴伯德侯爵就一直处于一种莫名的恐慌中,京都的强势已经让他心中埋下深深的恐惧,

上次临战逃跑的事,完全就是被吓出来的,虽然国王陛下没有查究而被他隐瞒过去,但是新上任的军务大臣普拉伊斯,却不是那么好糊的,

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自京都的军队,就是野蛮的敲开自己的大将自己像那些被提前逮捕的领主们一样,送入永远也不可能出来的监牢里,然后在里边等到发老发臭,或者直接被木枷锁住四肢,让罪人待在自己城堡的密室内活活饿死,

这种酷刑在芮尔典执法记录中并不少见,很多领主就是这样来惩戒那些不听话的小农庄主的,因为是死在自己家里,所以就算有人追问起来,也可以很坦然的说“这件事只是一个疏忽,我怎么知道锁住四肢也会致人死亡呢“

在舞池的旁边,还有六张小圆桌,每张小圆桌旁边有四把雕uā的红木扶手椅,即使是这么少的位置,客人也没有坐满,

因为除了洛夫特豪瑟的家人之外,参与这次生日宴会的外人,只有几个刚刚任命的北方三郡的城主们,其中阿吉尔地区的新领主哈勒侯爵和他的心腹将军马楚卡,还有就是洛夫特豪瑟自己麾下的心腹大将佩切亚和他的家人。

虽然北方三郡并不是对抗东庭骑兵的前线,但是毕竟距离正在jī战的博格特回廊不远,可以说是就在军务部的兵力调动范围之内,不时有军务部的调令从前线传来,这里已经提前成为支持这场反击战的发动机,以前那些北方三郡领主们囤积的大批物资,此刻正源源不断的从这里调出去,在贵族阶层已经有一种传言

“北方三郡领主们的被捕,完全就是王室为了侵夺这些物资而发动的“

在这种局面下,新任总督洛夫特豪瑟的生日宴自然也不敢过于张扬,以免引来众人的关注,甚至给自己带来不幸的命运。

要知道军务大臣普拉伊斯可是以翻脸无情的,即使那份刚刚通过的人事调令名单,让整个帕拉汶的骑士都jī烈反对,并隐隐有拒绝前往前方参战的迹象,这位强硬的军务部大臣依然我行我素的提jiā朝会,并用战局危机,宜速宜快为借口,让国王陛下不得不默许这份名单

这无疑让外界更是传出多种猜想,其中让贵族相信的,就是经受过多次失利的打击,哈劳斯陛下的神智已经有点问题,

处理任何事情都显得有点神经质,哪怕是蒜皮的事情,也会引起他的过度反应,这不是没有考据的,

刚刚在三天之前,正在jī战的博格特回廊传回消息,一名叫提兰戈的平民军官,在前往前线接替军队指挥权的过程中,与艾米林地区的指挥官莱昂侯爵发生了冲突,

结果,这位指挥官兼任本地领主的莱昂侯爵,在自认受到侮辱的情况下,当即下令将这位提兰戈平民军官的全家都贬为奴隶,永世不得翻身,

这无疑触动了军务大臣普拉伊斯的神经,很快,来自军务部的执法队就包围了这位胆大包天的侯爵家,并将其投入监狱中

当然,真正的原因大家都心知肚明,

那就是莱昂家族几十年来积累的财产,让正紧缺军费而发愁的普拉伊斯眼红了,现在王国国库艰难,军费开支严重不足。财政赤字触目惊心,

各地反抗加税的一高过一他当然要找个借口将莱昂家族地资产据为己有。

虽然柴伯德侯爵不认为自己那点可怜的资产,能够比的上财大气粗的莱昂家族,但是数目也是非常可观的,而北方三郡随着战事的延续,已经越来越处于重要的位置,如果自己不想步莱昂家族的后尘,的办法还是需要寻找一个京都的靠山

“请问你是副总督柴伯德大人吧?“

不远处,一名神情严肃的中年贵族,正举着一杯红酒向他走来,与公爵大人的高大身躯比起来,这位中年贵族就显得瘦削多了,

但是他的身体非常的硬朗,jīng神也很健硕,深陷的眼眶里眼睛炯炯有神。他才是这次京都派来的行政长官,真正的伯昂林出身。那是对于王室附庸家族的统称,

在芮尔典,王室家族也是有附庸的,当然,这些附庸的作用,更多是代替王国陛下管理他的直辖领地,而这位走过来的中年贵族叫萨瑞克尔,王室行政官之一,

他和他的家族已经为芮尔典王室服务了一百五十年,据说先祖是一名为掩护国王战死的骑士后裔,虽然是王室附庸的身份,

“萨瑞克尔大人,能在这里见到你,真是太荣幸了“

柴伯德连忙起身,他知道自己这个副总督身份,在这位纯正的伯昂林面前,完全不值得一晒,能够看见他,已经让柴伯德侯爵感到一阵荣幸的晕眩,跟那位好的总督大人相比,这位明显更有投靠的价值,但因为这位大人一直在北方郡南部的瓦诺处理调度事务,所以一直没有投靠的机会

“不用那么拘谨我只是一个为国王陛下办事的政务官而已“

萨瑞克尔嘴角含笑,虽然嘴上说的轻松,但那脸上的倨傲清晰可见,

虽然是附庸,也要看是谁的附庸不是,能够被国王陛下委任为北方三郡的政务官,足见这位萨瑞克尔在国王心中的重量,就是京都那些豪族,看见他也不敢随意招惹,

“听说特瓦林堡曾经抗击过5万库吉特人的围攻,如此说来,柴伯德大人真不愧是一名骁勇的悍将啊就连罪恶的敌人,也不得不逃的远远的“

萨瑞尔克神淡然的在柴伯德侯爵旁边坐下,与这位新晋崛起的王国之星jiā谈了一会,突然脸一沉,凝重问道,

“哪里哪里,那不过是一次不足为道的小胜而已“

柴伯德满脸尴尬的回应道,头上大颗大颗的汗珠滚落下来,让他的脸看起来越发苍白,那次战役一直都是他的心病,如果是别人问,柴伯德会满脸得意,恨不得将自己夸耀成无所畏惧的勇士,即使面对敌人的千军万马也能笑傲面对的大人物,可在这位如同电光般锐利的目光前,身上不知道怎么就冒出一股让柴伯德浑身发冷的寒意,

“以1千人战胜5万人的小胜利,在柴伯德大人心中也只算一次微不足道的小胜利啊,那不知道会有多少名将为之汗颜啊“

萨瑞尔克嘴角笑了笑,对于柴伯德的回答不置可否,关于那次谎报军情,身为王室近卫骑士副官的萨瑞尔克当然清楚是怎么回事,

那根本就是一次弥天大谎,只是因为情势需要才隐瞒下来,这次自己身负重要使命,自然不可能再让这种谎报军情的情况出现,给这家伙提前打个招呼,也算是一种暗示F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