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信阳信息港 > 旅游

大荒蛮神 第六十一章 超级宗门

发布时间:2020-01-17 01:29:05

大荒蛮神 第六十一章 超级宗门

面对这突入其来的信息,陈寻心中波澜起伏,好一大会才从震惊中回过神。╟要╟┡┠看书┟

他踏入修行之途,就与太焕境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兕师、苏旦他们虽然离开太焕境虽然有十数万年,徐峥、常暨、常真等甚至历经数度转世重生,苏棠、苏守思、苏竣元、苏灵音等人虽然是在云洲出生的苏氏子弟,但他们的根毕竟还在太涣境,更为根本的,就是雄跨太焕境的叛帝谷之华,根本就没有放过他们的意思,南山老贼熊弼才是谷之华派出来追杀他们的波,谁也不知道后续还会有多强、多庞大的追兵,从太焕境往七域杀去!

这一刻,宁鸿德跟他说,他有机会潜入太焕境,潜入谷之华及羿族的腹地窥个究竟,这要算怎样的际缘跟机会、

既然蒙天境有通往太焕境的古传送阵,对陈寻来说,他此时已经不是急着赶回七域了,而是要先将谷之华的底细摸透!

当然,都不用宁鸿德暗示,陈寻也知道不是随随便便谁都能都通过传送古阵前往太焕境的,既然屠魔宗是蒙天境的宗门,那古传送阵必然控制在屠魔宗的手里,而必然要成为屠魔宗的核心成员,才可能有机会借古传送阵前往太焕境。

蒙天境还是一个弱肉强食、强者为尊的世界!

陈寻并不觉得蒙天境与七域有所不同,暗中估算,屠魔宗堪与他匹敌的梵天境玄修,顶天也就三五人,但古传送阵多半在屠魔宗的核心之地,也不是他单枪匹马就能硬闯的,再者太焕境作为中境,强者如林,金仙境大能比比皆是,他不能在谷之华的眼皮子底下暴露身份,看来他在蒙天境就要做好身份的掩饰工作,再到太焕境,就不会有人再怀疑到他什么。┢┟要┢看╟书1k┢

而同时蒙天境附近的魔域,真要是封印着太古魔神黑梵的一截残骸,情况可能比想象中要严重了,此事也不能袖手不管,不然的话,除了杳无踪迹的三十三天之外,所有中境、下境天域,人族及亿万生灵,都有可能面临黑梵复活的威胁。

宁鸿德见陈寻的心神游离,试图窥探他的元神,可惜他只“看到”陈寻平静如水的神识之海——这还是陈寻故意让他看的——以为陈寻是故作镇静,安慰他说道:“宗道友不必担忧,可先在我大宁部疗养伤势,之后诸多事可从长计议……”

见宁鸿蒙欲言又止,陈寻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在魔族不断入侵的情况下,大宁部纵然年轻人才济济,也经不住如此消耗,就连他身为核心长老,都只是天人境后期的修为,此时城里涅槃境玄修更是只有两人,陈寻心想怕是整个大宁部,涅槃境玄修都出现了断层。

这种情况下,像陈寻这样的“天人境”玄修,自然是大宁部招揽的对象,但宁鸿德同时生性谨慎,估计也会暗中观察他一段时间,才会正式延揽。

陈寻顺水推舟的说道:“宁尊厚爱,贵族如果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在下定当全力以赴。要看╟┡┝╟书┝”

两个人都很委婉地表达立场,不管宁鸿德是如何考虑的,眼下蒙天境人族遭遇魔族侵凌,大宁部雄风不振,陈寻也不会袖手旁观,他想查探魔域的秘密,想要混入屠魔宗,说不定还要借助大宁部的帮助。

在一个地方,一个值得信任的身份,永远都是重要的。

宁东辰在一旁听着,心中则是些疑惑,他是性情介直之人,收留陈寻,助陈寻返乡,还是基于他对陈寻惺惺相惜的感情,但父亲此前迟疑不决,此时话语间又有挽留之意,他就有不明白,通过神念传音问他父亲:“父亲怎么想法又变了?”

宁鸿德心里一笑,传音说道:“宗图来历不明,自然是要小心为上,但他此时有所求,也就不难慢慢试探出他的根底,确实可靠,我们自然也是要诚心相待,为御魔多添一分战力……”

宁东辰心里苦笑,他虽然不蠢,但可想不出这么多弯弯道道来。

陈寻心里直是好笑,宁东辰与宁鸿蒙通过神念交流,却瞒不过他的神识感应,但宁鸿德心底更深层次的想法,他也探察不明,似乎总有一些隐藏的东西。

这时候有六名娇美女侍,端来药膳侍奉他们三人用宴。

这种层次的灵酒仙膳,在普通天人境玄修眼里,是珍品仙酿,恨不得每饮一口酒,就当场盘膝炼化一番,但陈寻心里想着其他事,举起酒杯就随意的吃喝,也不觉得这种灵酒能对他有什么用。┠╟要┞看┢书1.┞

陈寻这是无意之举,但落在宁鸿蒙、宁左辰眼里就有些尴尬了。

宁鸿德尴尬一笑,说道:

“宗道友,想必你也了解了大宁部目前的处境,老朽不才,掌管大宁部的食物分配、资源配给,手里用度还宽裕,但也是远不能与浑灵域相比……”

陈寻这才醒悟过来,刚才岔开心神,却忘了这一茬,便故作高深的淡淡笑道:“我与宁兄结伴出伏龙山,看山里灵草异兽还算丰茂,金铁矿藏也应丰富,但城里丹药宝器缺乏,是否炼制之法,有所不足?”

“……”陈寻主动提到这茬,宁鸿德也不掩饰,说道,“魔族始终都是蒙天境诸族大患,屡屡屠境,宗门部族诸多传承,缺失得厉害。宗道友若是擅炼制之法,可代大宁部炼制一些丹药、法器——大宁部也不会亏欠宗道……”

“没问题!”陈寻泯了一口灵酒,一口答应道。

有利益交换,才是站稳脚的根本,不然宁氏父子为何要尽心助他?

不过,陈寻也没有时间亲自出手炼制丹药,便说道:“我倒是知道一些丹方,也不是什么宗门之秘,却是不知道对宁尊有无帮助!”

陈寻帮大宁部炼制丹药,只是一时的利益,要是将丹方留下来,这个利益就大到天了,只是宁鸿蒙也怀疑陈寻会多么高级的丹方来,矜持的施礼道谢。要┢┝┡┝看书┡

陈寻此时掌握天道宗、羿族、太元族、姜氏的诸多传承,虽然不擅长炼丹,但脑海不知道装了多少丹药炼制之法,饮宴之间便将诸多丹药的炼制方法说给宁氏父子知道,他从基本的乌蟒丹、聚元膏等说起,一直说到涅槃丹的炼制之法。

宁鸿德起初也不以为意,大宁部传承断得再厉害,天品以下的丹药还是能够炼制的,但听到陈寻说起涅槃丹的炼制方法,任他老谋深算,眼睛也无法抑制的迸出激动的神采,持怀的手都微微震颤起来了。

对于天人境后期的修为来说,对于宁鸿德来说,只需要一颗涅槃丹,就能使他迈入涅槃之境。

但临到,宁鸿德端起面前的碧玉碗将灵酒一饮而尽,将一声轻叹同咽入腹中,刚才眼眸里的兴奋逐渐暗淡下去,沉默不语。

到洛龙城之后,陈寻现诺大的洛龙城只有区区两名涅槃下三境玄修,他以为大宁部没有丹方,无法炼制涅槃丹,才导致数目颇多的天人境玄修无法突破瓶颈。

他此时故意将涅槃丹的炼制方法授予宁氏父子,还以为他们会欣喜若狂,没想到竟是如此。

陈寻稍稍沉吟定开门见山的问道:“宁尊天人境已臻,若能炼制成一枚涅槃丹,假以时日,必能修成元胎,成就涅槃修为,为何郁郁寡欢?”

“唉!”

宁鸿德一脸黯然,宁东辰在旁告诉他,蒙天境所有的极珍材料,包括可以炼制涅槃丹的仙草灵药,如太微元婴草、玄元草等,以及绝大多数涅槃境真君巨头,几乎都被屠魔宗所掌控。

大宁部的涅槃境玄修,倒也有那么几人,但只有两人可以留在大宁部坐镇洛龙城,其他迈入涅槃境的玄修都留在屠魔宗效力。

即便陈寻授他们涅槃丹的炼制之法,一是他们没有炼制涅槃丹的灵草仙药,二来也没有人能够炼制涅槃丹——涅槃丹作为天人境突破的关键灵丹,可不是普普通通的修行之人,就可能炼制的。

所有高等级的炼丹师,都在屠魔宗的掌控之下。

陈寻起初对屠魔宗也没有特别在意,但随着与宁氏父子越聊越深,才现蒙天境似乎都在屠魔宗的严密控制之下,这多少有些诡异了。

“屠魔宗到底是怎么样一个宗门,像宁兄这样的才俊,竟然也要以入屠魔宗为大宏愿?”陈寻问道。

“屠魔宗原是蒙天境的散修宗门,随次魔族屡次入侵,诸族势力逐渐蓑弱,屠魔宗才逐渐展成为蒙天境宗门,”

宁鸿德轻叹一声,言语对屠魔宗也多有怨言,跟陈寻详细解释道,

“这些年来也差不多掌控蒙天全境,几乎控制着蒙天境所有的资源,包括丹药、法宝以及高手。诸族天人境玄修,想要突破天人境修成元胎,要么加入屠魔宗或有机会获得涅槃丹,或者力扛万钧雷劫……又由于进入屠魔宗修行有成的涅槃境玄修,都难有机会返回部族,在诸地屡屡暴的魔灾之中,只能依赖法相境、天人境玄修抵御魔族,也导致这部分的子弟伤亡、淘汰特别快……”

听了这么多,陈寻对屠魔宗有了大致的印象,暗感屠魔宗,经过几十万年的展,现在是一个高手如云的级宗门,或许不会在北辰宗之下。

“宗真君慷慨相助,老朽不胜感激。”宁鸿德扫去心中的不快,和煦地说着,“你暂且在寒舍住下,静心修养,返乡之事还是要从长计议。”

“宁尊客气,有劳您费心了!”陈寻再次表示谢意。

“在屡次的抗魔之战中,每到危急的时候,屠魔宗就会开启古传送阵直接向太焕境的羿族神帝谷之华求援。如果你能进入屠魔宗,可能更会有机会离开蒙天境,”宁鸿德不紧不慢地又说道,同时细细地观察着陈寻的态度,“但是想要加入屠魔宗,你一个外族人……”

陈寻能将涅槃丹的炼制之法说出,宁鸿德对他已经信了九分,相信大宁部也没有什么值得他人图谋的,此时就流露出直接招揽的意思。

他却是不知,陈寻听到屠魔宗居然和羿族神帝谷之华有联系,心里是再起波澜,没想到一个看似普通的蒙天境,竟然如此的复杂,他必须要留下一探究竟。

...

...

铜川市王益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深圳曙光洗牙
肿瘤生物免疫治疗
治疗白癜风医院秦皇岛哪好
镇江治疗男科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