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信阳信息港 > 旅游

风鬼传说第378章重逢

发布时间:2020-01-22 19:41:28

风鬼传说 第378章 重逢

第378章重逢

上官秀一皱眉,快步走到黑衣人近前,捏住他的双腮,再看黑衣人,大口大口的血水从口中涌出来,四肢抽搐,浑身颤抖,只一会的工夫,便脸色铁青的绝气身亡。

人的吞吐需要靠舌头做辅助,一旦咬断舌头,舌头的辅助功能失效,而断舌又会产生大量的血液,涌入人的呼吸道,让人窒息而死。

看到黑衣人断了气,上官秀缓缓放开他的双腮,而后在他身上摸了摸,很快,他从黑衣人的怀中搜出一只钱袋,和一张照身贴。细看照身贴上的字样,记录此人是宁郡人,名叫蒋慕。除此之外,他的身上还有散灵丹聚灵丹火折子等杂物。

上官秀转身又去搜另一名黑衣人尸体的身,搜出来的东西差不多,看他身上的照身贴,也是来自宁郡,但和刚才的那个黑衣人不在同一个县。

两人同是来自宁郡,但在不同的县,却同时潜入到顾青芳的房间,图谋不轨,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时候,顾青芳也从地上爬起,她的脸色依旧惨白,小心翼翼地走到上官秀的身旁,低头看着他手中的照身贴,小声问道:“他……他们是什么人啊?”

上官秀眼珠转了转,把手中的两张照身贴塞给顾青芳,而后,他抓住一具尸体的后衣领,用力向一扯,随着嘶啦一声,尸体的衣服被他扯开,他低头一瞧,在尸体的背后有一张牙舞爪的麒麟纹身。章节已上传

他又把另一具尸体的衣服扯开,在其背后,有一个一模一样的纹身。看罢,上官秀微微眯缝起眼睛,琢磨片刻,对身边的顾青芳说道:“照身贴是假的,他们是宁南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们应该是来自宁南军的灵战队。”

“宁南军派人来……来杀我的?”顾青芳小脸煞白,难以置信地看着上官秀。

显然不是!他二人要想杀你,你现在早就死了!上官秀在心里嘟囔一声,既然对方不是为了杀人而来,那么,他俩的目的应该是为了掳走顾青芳。

顾青芳只是个小姑娘而已,掳走她毫无意义,但她是顾家的人,难道,宁南军打算利用她来要挟顾家,让顾家为宁南做事?

但这又不合情理,顾家虽然是名门望族,家大业大,但毕竟只是商贾,顾家人没有在朝中担任要职,顾家又能为宁南做什么?

上官秀心里琢磨着,嘴上说道:“看起来,宁南军已经盯上你了,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得换个地方住才行。”

被两名黑衣人这么一吓,顾青芳也顾不上再去建功立业了,她点头如捣蒜,两只小手紧紧抓着上官秀的衣服,如同抓着救命稻草似的,连声应道:“好好好,我现在都听你的。”

上官秀在心里暗笑,今晚发生的事倒也不完全是件坏事,至少让顾青芳乖巧了不少,可以省去自己不少的麻烦。只要把顾青芳安全送回御镇,自己应尽之责也就算完成了。

当晚,上官秀带着顾青芳悄悄离开客栈,换了一家毫不起眼的小客栈住。后半夜无话,翌日一早,上官秀带着顾青芳离开肃城,一路南,直奔安郡的郡城,御镇。

在风国,安郡是为富庶的一个郡,作为安郡的首府,御镇是一座繁华热闹的超大型城邑,其规模,恐怕也仅仅次于都城上京。

现在的御镇,感觉不到一丁点战争的气息,也没有宁南军攻入国境的紧张感和危急感,城内完全是一派歌舞升平百业兴盛百姓们安居乐业的盛世景象。

甚至近这段时间,御镇比以往更加热闹,原因很简单,风国的女皇唐凌现在就在御镇,御镇已经成为风军抵抗宁南军的总指挥部。

唐凌选择留在御镇,当然也是有原因的,她若是回上京,那就不算御驾亲征了,会大泄风军将士们的士气,如果她留在莫郡,离宁南军又太近,随时都可能遭受敌军的偷袭和大举进攻,所以留在御镇,即是御驾亲征,处境又非常的安全,可谓一举两得。

因为有唐凌在御镇,风军的主力也都驻扎在御镇的周边,安郡各县各城的官员哪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无不纷纷赶到御镇,向天女进贡问安,以表忠诚,御镇又怎么可能会不热闹呢?

上官秀和顾青芳走进御镇城内,看着城中热闹非凡的景象,上官秀的心里也说不出来是个什么滋味,即觉得可悲,又感觉可笑。

这一路走来,顾青芳对上官秀有了不少的了解,他这个人,表面上冷冷淡淡,话也不多,但实际上却很热心肠的,也很懂得照顾人,即便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但和他在一起,她却有种莫名其妙的安心感。

进城之后,顾青芳喜笑颜开地说道:“我知道御镇那家酒楼的菜吃,我请你去吃饭。”

上官秀瞥了她一眼,淡然说道:“一个时辰前,我们刚吃过午饭。”

顾青芳撇撇小嘴,眼珠转了转,又说道:“北城的集市很热闹,我带你去集市里逛逛吧?”

上官秀一抬手,把正要向一旁走去的顾青芳拉住,说道:“我对集市没兴趣。”

顾青芳的小脸垮来,不甘心地问道:“那你究竟想去哪嘛?”

上官秀淡笑着说道:“我现在只想把你送回家。”

顾青芳嘟着小嘴,抛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

顾家的宅子是座老宅,位于御镇的西城,宅子很大,古香古色,即气派,又带着一股书香门第的气息。

当上官秀和顾青芳走到顾府的大门前时,守在门外的家丁早就看到了他二人,人们的表情无不是又惊又喜,有一名家丁急急忙忙的跑进府内报信,另外的那些家丁们一股脑地围拢过来,纷纷说道:“二小姐,你可算回来了,这些天你究竟去哪了,老爷和夫人都快急死了。”

顾青芳白了众家丁一眼,娇蛮地说道:“我去哪了,还用你们管吗?”说着话,她自然而然地拉着上官秀的衣袖,扬头说道:“走,阿秀,我带你去见见我爹和我娘。”

她拉了上官秀几,后者站在原地纹丝未动。她不解地看着他,说道:“你还傻站在这里做什么,快跟我进去啊!让我爹和我娘知道是你护送我回来的,他们一定会重重谢你的!”

上官秀含笑摇了摇头,说道:“我不进去了。现在你已回家,我也算是尽到了,我们,就此别过吧!”说着话,他转身要走。

顾青芳急了,把他的衣袖拉得更紧,问道:“你想就这么走了?”

“不然呢?”进顾府,肯定会见到青灵,她已经是快要成亲的人了,再见面,只会徒增彼此的尴尬罢了。宁可不见面,上官秀也不愿去破坏两人之间曾经的那份美好。

顾青芳支支吾吾半晌,说道:“你护送我走了这么远的路,我爹知道了肯定会重重奖赏你的!”她一时间也找不到什么理由能留他,自然而然地又想到了钱。

上官秀笑了笑,拉顾青芳的小手,说道:“我身上的钱,已足够我回到贞郡的了。”在那两名图谋不轨的黑衣人身上,上官秀缴获了不少的银子。

“我不管!”顾青芳再次拉住上官秀的衣袖,嘟着小嘴说道:“反正我就是不要你走。”

这些天,或许是习惯了上官秀陪伴在自己身边,现在听说他要走,顾青芳的心里又酸楚又不舍,把抓揉肠的难受。

看了看左右,见顾府的家丁们都在大眼瞪小眼地瞅着自己,上官秀深吸口气,对顾青芳说道:“我真的该走了,告辞!”

说话之间,他一甩胳膊,扯掉顾青芳的手,转身正要离开,忽听顾府的大门内有人惊讶地呼喊道:“阿秀!”

顾青芳回头一瞧,只见从门内快步奔跑出来的正是自己的姐姐,顾青灵。

此时顾青灵满脸的激动,眼中闪着泪光,她的目光也只落在上官秀一人身上。

听闻背后传来熟悉的喊声,上官秀的身子不由得为之一震,心头也涌上一股酸楚。此时他真想施展瞬风步,立刻逃离这里,不过他终究还是压了冲动。

他慢慢转回身形,看向那直奔自己而来的熟悉身影,毫无表情的脸上也慢慢浮现出笑容,喃喃的柔声说道:“青灵。”

一年多不见,她已经蜕变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端庄秀美,光彩照人,让上官秀有种炫目感。

飞奔到他的近前,看到他的正脸,顾青灵不由得一呆,眼中还带着激动的泪水,目光中却透出惊讶,颤声问道:“阿秀,你的头发……你的头发怎么白了?”

“它,是变白了。”终于见到朝思暮想的人儿,上官秀的嘴巴都不像是他自己的了,说出一句他想咬掉舌头的废话。

顾青灵再忍不住,扑进他的怀中,把他抱住,抱得紧紧的。她一边嘤嘤地哭泣着,一边哽咽着说道:“你来了!你终于来了!你知不知道,我等了你好久好久!”

看着扑在自己怀中哭成泪人的顾青灵,听着她断断续续的哭诉声,上官秀的心为之一抽。他迟疑了,还是抬起手来,轻轻环住她的腰身。

济源市第三人民医院怎么样
漳州市妇幼保健院
桂林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张家口的癫痫病医院
无锡哪个医院能治癫痫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