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信阳信息港 > 网络

无限之巫师 三百三十六章 帝国戏精和异虫氏族

发布时间:2020-01-16 18:05:04

无限之巫师 三百三十六章 帝国戏精和异虫氏族

太阳树很值钱,但比太阳树更值钱的是控制其流通的渠道。

换成是他,就算提着太阳树这颗猪头,也找不到卖钱的庙门,反而会因太过臊气,引来一堆苍蝇。

所以表面上乔萨拉价值的太阳树,可以适当收取一些,却是个典型的长线,或许是直到三族大战结束都用不上的牟利点。

毕竟它是品级的家俬用材,战争时期,有多少人还有心情玩品?

“要不我自己来?不,我宁肯更土鳖点,马桶都用纯金的……”凯恩自我解闷的想着。

很明显,次级化身将凯恩的一些精神病承载了,想这种自己跟自己玩的把戏,小孩子要这么干,说明有孤僻的倾向,应该让他去多参加点集体活动,大人要这么干……差不多就需要心理辅导了。

前世凯恩就是这么打发时间,泄压解闷的,毕竟他身边虽然从来都不缺人,但基本一直缺活人。

孤独,他很习惯这种孤独,从某种角度讲,他其实一直在玩,这些傀儡,这些设施,就是他的塑料玩偶和乐高积木。

在确认了将现有的造物改造成符合他心意的制造体系,是一个很艰难且十分低效的举动后。

他没有因为这桶金不够丰厚而沮丧,他觉得还有挖掘潜力。

怎么挖掘,横征暴敛?反正是偏乡僻壤,信息或许能传递的快一点,可要落实某种制裁,那就比较耗时间了。

而黄金舰队会在12月8号为他的行为埋单,烧了玻璃后,就算想,也无力追查这里的真正损失了。

有点诱人,但细细一想,则比较Lo,因为乔萨拉本身没什么好盘剥的,这里既不是矿业星,也不是工业星,将所有设施都霸占,也凑不出来点什么。

“还是从研究上下手比较好。”

凯恩觉得,研究经费,从来都是个好的利润切入点。

当然研究所也分三六九等,像乔萨拉的这个,属于典型的前沿采集站级别,干的都是危险性高的苦活累活,就跟矿产开采粗炼似的。

核心研究机构,姑且简单的称之为总部,在首度星塔桑尼斯。

按照凯恩的推算,近,总部那边应该已经取得重大进展,将‘幽能发射器’的制造图纸发给了玛尔萨拉那边的研究所。

同为研究所,玛尔萨拉拥有设备制造能力,对外的幌子是萨拉星系军方的设备维护点。

按照原历史线,接下来,就会是幽能发射器制造完成,然后发到乔萨拉这边玩试点。

试点的原因,还要从科普卢星区人类的内部争端说起。

军事手段从来都是为政-治目的服务的,以之发动战争,肉体上消灭反对势力是为了这个目的,以之演一出戏,恫吓胁迫,逼其就范,也是为了这个目的。

8年前,联邦千枚启示录级核弹玩杀一儆百,就演砸了。

核弹这种武器,更适合用来威慑,真要放开手脚用,除了让人彻底意识到使用者的毫无节操和底线,其他方面并不比常规武器作用更犀利,毕竟对人类而言,死亡是一样的,不一样的是死亡前那段时间的感受,以及未死之人的感受。

死亡的残忍度降下来,人们也就很快适应了,然后就是更强烈的反弹。伸头缩头都是个死,不是沉默着死去,就是沉默中爆发,如何选已经沦为简单的智商问题。

所以克哈IV的核平事件,带来的是整个联邦星区的持续动荡,联邦彻底把自己的招牌给做烂了,那种‘光荣属于创始家族,是他们看到了民众的疾苦,慷慨地拿出自己的财产,用来救济那些宁可挨饿,也不愿开口向别人求救的人们。’之类的鬼话,再也没人信了。

人们渐渐明白,真相是联邦的高赋税和摊派,让劳动者只能勉强活着,他们的庄园一年出产的粮食足够他们一家吃一百年,可他们却得饿肚皮。

而联邦以低价拿到那些粮食,去饲养产肉动物,再用这种肉去喂食肉食动物,而那种肉食动物的某些部位,在一系列工序之后变得昂贵无比,却是创始家族餐桌上的日常菜肴,可以说,创始家族家一条狗的日消费,都要高过普通人的月消费,更是那些偏远之地劳作的人们的年消费。

信用破产,让联邦社会的形势进一步恶化,维稳费用激增,24个希腊字母为名的机动部队,以前有不少根本就是个空壳子,如今悉数补全。

那么这笔庞大的补充与维持的开支谁出?当然不可能是创始家族,创始家族跟地球纪元的资本家一样,钱一定要花在明处,比如慈善事业,慈善基金,具体是真慈善,还是洗钱又或避税,屁民管得着么?莫非想人间蒸发了?我指示专干脏活有夜壶之称的社团让你下半生生活不能自理你信不信?

创始家族不但不花钱,还借故搂钱,然后就是羊毛出在羊身上。这进一步激化了社会矛盾,豪华宫殿与贫民窟遥相呼应,超豪华狗屎与工业香精食物遥相呼应,得了病?那是你命不好,你看那么多人吃的都是这类食物,为什么人家提升毒抗和适应性免疫力,到你却吃出毛病了呢?说明就是你的问题嘛。

听起来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无言以对不等于消了气,有那么句话说的好:人类为什么要战争,因为他们忘记了如何沟通。

既然沟通不能,递不进人话,那索性就不说了。既然逃到天涯海角,还是被追过来奴役,那也就不逃了,伸头缩头都是死,那就开搞吧,总是有软柿子,先从容易捏的来。

可以说,泰伦联邦政权差不多已经穷途末路了,即便没有虫群入侵,他也会在几十年轰然崩塌。至于崩塌之后是创始家族找几个失败的竞争者做替罪羊,换身皮继续统治,还是一场掀桌子的大动荡,将所有既得利益者全部极刑处决,没处决的也慢慢算后账,那就不好说了。

这帮创始家族联合,也不是都傻呵呵的看不清状况。事实上能成为统治者的,没有那个是傻比,相反,自身的条件决定了他们中的大多数无论是见识还是学识,都高于普通人,至于性情就不好说了。

为了挽救局势,他们是各种思路,其中之一,就盯上了异虫。

2495年发现异虫,刚开始是被当做野生动物看待的。

以星系为舞台生存的人类,也见识了不少长相奇葩的野生生物,其中凶猛危险的很是有一些,异虫并不算强的,也就没有给予特别关注。

是后来在不止一个星系的行星上发现了异虫,有些人才警觉,我去,敢情你们还是星际种族,能四处开枝散叶啊,挺有意思。

再后来,就发现了异虫其实不止一种,迅猛兽,刺蛇,还有一种工虫,也挺凶悍,掘地能力非常强。

然后发现,这些并没有什么鲜明的目的性的凶猛生物,对幽能有反应,甚至幽灵特工可以与之进行简单的沟通。

这个就有意思了。

联邦这时看中的并非对异虫的可操控性,主要原因在于幽灵特工本身十分稀缺,培养不易,让其当驯兽师,成本太高。

并且联邦对异虫认识不足,觉得这些异虫个体虽然强大,但繁殖速度、集群性并不如何强,主要是并非智慧生物,不足以对人类构成威胁。

不构成威胁,却又比寻常的野生动物凶猛,能吓唬民众,这就是好东西。

既然是星际种族,还对幽能有反应,那我们搞个幽能增幅器,向星域大范围广播召唤,将异虫引过来,当它们欺负装备简陋的开拓民时,联邦舰队闪亮登场,扮演救世主,是不是能挽救联邦招牌呢?

以创始家族为主导的联合议会,不觉得这是异想天开的思路,而是操作性很高,至于耻度也很高,他们不在乎。

刁民,不值得怜悯。他们的欲望就是个无底洞,永远不会得到满足。

他们缺的是鞭子的抽打。

现在情况特殊,抽鞭子就换个方法。

用异虫这条新鞭子,哪个行星的民众闹腾的厉害,不服王化,就召唤异虫一通破坏,然后联邦救世,多妙。

泽格虫族,由萨尔纳迦中的异类埃蒙,以拔苗助长的方式创造而出。

尽管这种方式已经在星灵那边证明了不可取,埃蒙仍旧没有吸取教训。

他还创造了一个强大的异虫统治者,这就是主宰。

埃蒙在基因中加载了指向性的命令,消灭星灵。

更准确的说,埃蒙的命令是让主宰占据星灵首都星艾尔的萨尔纳迦神庙,然后吞噬足够多的异虫和星灵,从而打造埃蒙制造莅临这个宇宙的完美容器。

这个命令,主宰可以抗拒(创造刀锋女王的本质就是希望摆脱束缚)但无法违背。所以,异虫大军抵达科普卢星区,几乎是必然的。

而泰伦联邦玩火自焚,提前引来了泽格虫族大军,也是不争的事实。

他们当初跑科普卢星区落脚,其实就已经注定要悲剧,一切只是时间问题。而200年,无论是对于星灵,还是异虫,都不算什么长时间,所以异虫的到来并没有刻意放水,而就是这么一种玩法。

异虫的军势已经成熟,接收到幽能发射器的信号后,算是获得了准确的定位,有的放矢。

凯恩的思路是,既然绕不过去,那么就趁现在还比较新鲜,卖几个情报钱。

于是星历2499年7月18日,黄昏,凯恩出现在乔萨拉星北半球一处地形十分复杂的密林深处。

凯恩挺喜欢这里的地形,让他想起了艾泽拉斯卡利姆多南面的安戈洛环形山。

那是一个过于夸张的超级陨石坑,周围形成耸立而又连绵的山脉,将内里构成一个洼地、盆地,然后这个盆地的中央是陨石砸击后反弹形成的锥形火山。

这里虽然没那么安戈洛,但大致上也差不多,照着这个陨石坑的尺寸看,是恐龙灭绝级别的。

这也算是星际时代的一个美妙之处,有太多的星球,深藏着自己的历史故事,等待着有兴趣的人去揭晓。

所以如果有那个情调,涉足这种无人区,观光的同时,解开古老的谜团,也是蛮有意思的一种娱乐。

当然,这种情调大约永远都不会在凯恩这种人身上出现,他没那个福气。他如果没有宅在斗室之中,那多半是因为某处有着比在斗室中运筹帷幄更重要的事需要操持。

比如说,孵化场。

或者称作异虫一级巢穴也行。

凯恩是花了一笔超凡之力,才在这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发现这个与锥形火山有机结合,以半穴居的方式巧妙掩藏的巢穴的。

他确定,这是乔萨拉的一个异虫巢穴,并且建成不是很久。

他还知道,这里出现孵化场,本身就意味着虫群主力已经临近。

异虫的行军模式,跟古代人类军队有很高的相似度,先锋开路。

这种开路的开端,是星区级的投送。

异虫的主要星系间移动方式是虫洞穿梭,由携带有足够能量的超大型异虫操作。比如说利维坦。

利维坦并非像人类的战巡和星灵的航母那样承担攻击任务,尽管它有那个能力,它更多的是充当一个超级载具以及核心生产平台。

它会投放先锋战虫对星区内的各星系展开探索,包括气候数据的收集(通过观察探索者的状态,了解气候特征)。

探索过程有时候长些,有时候短些。耽误时间的两个主要点,一个是稀有资源,比如态化氢的高能瓦斯和含有幽金的稀有水晶。另外一个是具有较高基因价值的土著生物。

在漫长的星系旅行中,异虫基本都是这么度过的。它们一边行进,一边积蓄,基因库+稀有材料,这是它们的底蕴。

后世很多人认为异虫就是星系蝗虫,一路吃吃吃吃过来,将的基因往自己身上堆。

其实并非如此,没有所谓的,生物的特征就是适应环境,某些土著生物进化出的所谓基因,也是专门针对其所生活的星球的环境的,有的耐热,有的耐寒,各不相同。

而异虫虽然基胚了得,比异形的空白DNA链还牛掰,能够加载并融合各种基因,但仍旧是有其天花板的。

它们的基因囤储模式,也跟人类不同。

人类的基因中,备用基因(曾一度被称之为无效基因)所占比例极高,异虫则恰恰相反,这是它们能够快速孵化、生长的重要原因。

当然,备用基因少并不等于结构简单,而是缺乏潜力和综合适应性。

所以虫群经常被调制,并且是更加高效的外部调试,而不似人,自携带基因库,受外界环境刺激而调制(突变又或通过世代繁衍渐变)。

可以说,异虫所应用的就是高端生物工程学,将肉体完全解构,然后人工构建,简化、优化,像工具般为目的服务。

这样的群体,根本不能算是自然生物,而是生化兵器。

也正因是这样,讨论异虫究竟有多少只,其实是个很Lo的话题,就像是讨论有多少彻甲弹、多少曳光弹、多少全威力弹一样。

这个东西从宏观角度讲,没太大意义,应该讨论有多少军工厂、多少生产线,产量如何,资源多寡,原料供给链状态怎样。

当然,就像各国都有一个常备弹药基数一般,异虫也有常备丁口,并且有着不同的氏族,且用艳丽的颜色区分。

在自然界,艳丽的颜色往往都是用于警告,而不是展示美。

论其异虫的氏族,首先就要提到紫色的约尔姆加德,这个氏族是伴随凯瑞根的被俘虏而由主宰创造的新生氏族。

资历浅并不意味着弱小,相反,主宰为了实现一直藏在心中的自由计划,对凯瑞根十分看重,也就爱屋及乌,对约尔姆加德的投资力度极大,因为它们从一开始就负责保护凯瑞根,从蛹到完成孵化,从塔桑尼斯到查尔星,一直伴随左右,并出色完成了任务。

后来,凯瑞根被暂时编入约尔姆加德,说是脑虫萨斯的副官,但作为主宰的女儿(其他脑虫都被视作儿子),受宠的凯瑞根权力非凡。

约尔姆加德在凯瑞根带领下,表现出异常强大的战力,连主宰都惊异其战力。也有些忌惮命运之子凯瑞根异乎寻常的能力,遂在进军艾尔时没有给约尔姆加德再立新功的机会,而是收在身边当禁卫军。

正是这支禁卫军,在星灵和人族(雷诺游骑兵)的联合进攻下,顽强的顶住一系列打击,一步之遥,就是难越雷池,终塔萨达不得不玩神风撞击,才跟主宰同归于尽,后来,约尔姆加德也成为守卫主宰尸骸的主力,被埃蒙收编后,同样表现出了极其恐怖的战力,这个在泽拉图的预言梦境中有所体现。

广州市花都区人民医院
滕州市第二人民院怎么样
治疗牛皮癣常州哪家医院好
济宁治疗龟头炎医院
乌鲁木齐男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