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信阳信息港 > 网络

流浪仙人第三百三十三章主动出击

发布时间:2020-01-20 09:16:35

流浪仙人 第三百三十三章 主动出击

.流浪仙人第三百三十三章主动出击

一木头为梁石为壁的简陋大殿内竖立着高约一人女神雕像。身上下线条粗五官模糊。手中的新芽是用木头雕刻后随便涂了些绿色的颜料。现在都有些脱色了;水瓶等宝物竟是用一个当的土质的瓦罐等代替的。可谓是朴素到家了。

而从殿中淡送法术中走的新芽女神教祭司也是面上皱纹如刀刻皮肤粗燥如泥沙。除了一身淡绿色牧师袍还有几分威严的模样。其他部分包括脚下的那双旧长筒鞋子。全都是一副农夫的模样。dǐng多就是富农已。

弗拉维斯等牧师一齐俯身迎接道:“恭迎大祭司!愿仁慈的希昂利女神的荣光在您的脚步下撒播四野。”新芽女神的大祭司diǎn了diǎn头也向他们回了一礼。然后没啥贵族富豪的繁琐礼仪。直接就进入正题了——他拿出一次元口袋卷轴。展开后从中一一拿出各种红绿血液递给弗拉维斯及其他众牧师。还问道:“这是从南方大雨林弄来的大型毒蛙血液这是山中大型毒蜥蜴的血液这里还有桃毛兽的血液。对了。上次给你们的那些血液。尤其是金刚子血液。你们用的怎么样?那血液可都是异常昂贵的。为了你们的事情。教会机会拿出了五分之一的积蓄。”

已经是本的祭司的弗拉维斯上前道:“已经开炼制了。而且艾力露牧师听説这种罕见的蝎子能让自己的甲壳坚如金精后异常的高兴。还亲自参与了设计和炼制过程。不日即将完成炼制。据艾力露牧师自己説。这个蝎子一成就可能具备“群体魔化武器”“群体防御灵光”等效果。如果让它和其他巨兽法像一齐动冲锋。将这些法术往其他巨兽法像上一施展。那就真的如一群钢铁战车。势不可挡了!”

祭司diǎn了diǎn头。旋即又好奇的问道:“你们这“五毒秘篆巨兽法像”为何一定要毒物?其他的巨兽不行嘛?要知道又必须是毒物体型又要这种动物血液可难购买呢。”

弗拉维斯连忙説道:“这的确行!比如当时和我一齐练习巨兽法像的隐逸亚巨人族长尼根。他的大型甲虫除了一个强酸球就再也炼制不出其他能力了。

而我的冰霜巨蝎子已经练了“寒霜灵光”o,内的敌人皆会受到自然力寒霜攻击。在这攻击尚但据艾力露牧师説。如果能认真练习到十年。则可以练出冻的效果。等闲之辈一旦接近立刻会被冻结着动弹不的任宰割!而卡尼根族长的甲虫就不行了。他在很是郁闷。正准备废了那个甲虫巨兽法像。转而练习一个云呢。”

严肃的祭司diǎn了diǎn头。有些不解的自言自语道:“这其中到底是什么道理呢?”旁边的弗拉维斯解释道:“据艾力露説毒物与寻常的生物不同它们虽生物却又含猛烈的萧杀之力。生中又自然生出一股向死之力。所以用着毒性特征为中介勾-来的“能量质”进行一番特殊处理所以能够扩展出其他的类法术能力。而普通的动物没有产毒器官。也就没有那个特殊的中介故而不能扩展出更多的类法术能力。据他所説。这巨兽法像一炼到。除了“毒击术”外还会具备“降咒术”“吸血鬼之触”“假生命”“虚假生命”等能力。”

高老祭司神情微震。惊疑着説道:“真能有如此多的能力?不过能力怎么有些像巫毒领域的法术?他这话可靠吗?”去听旁边的弗拉维斯diǎn头説道:“对正是巫毒领域!艾力露牧师的话可靠!”他只差没説“比新芽女神还高”了:“据説艾力露牧师自己已经练成了一个“五毒印”。上次半人马入侵事时就用这个“印”和几个棱木力士打败了数百半人马。听説当时无数蜂群般的魅影毒虫漫天飞舞。犹如千百道黑烟一般。被它们一扑上起便会中“降咒术”“吸血鬼之触”之类效果。然后每个魅影毒虫都会以“毒击术”和实体的啃咬戳刺。连放法术逃走的机会都没有。除非有瞬法术。”

祭司皱着老面将信将疑道:“千百道黑烟?魅影毒虫?真要这么厉害。为何不教你们练习这个“五毒印”却来练什么“五毒巨兽法像”?这两种技艺的;别很大啊!真的都是五毒秘篆吗?”弗拉维斯低头説道:“艾力牧师説。他的那种“五毒印才是完整的。但是~~我们的炼术实在太浅薄。就算练五六年也未必练的出来呢。而这“五毒巨兽法像”是将波根灵宠与一部分的五毒秘相结合而成。难度小了许多。所以可以迅成就。”旁边一个牧师插嘴道:“也就是説。我们的只是五毒秘篆的一个章节。或者説就是“五毒印”的一个片段。如果能把它练全。那么“五毒巨兽法像”也就能练出强大的能力。但是~~练成很是不易。近期没什么指望的。”

祭司diǎn了diǎn头。旋即非常严肃的説道:“説道“近期”。教会的到一个消息——大的母神教会近已经派出一个中等牧师来这里。不知道是打探植物衣料的消息还为了别的事情。但不管怎么样。你们一定要严加防范!如果确定他是来打探我们的植物衣料。那么~~”他眼放精光的説道:“就不要让他再回去了!”

维斯及旁边的众牧师们吃了一。犹豫着説:“但他是大的母神的仆人。我们~~我们这样做很不合适吧?再説要是被人知道的话~~”但祭司非常坚定的説道:“他是大的母神的仆人。但不是新芽女神的仆人!对于我们来説。让女神的荣光撒播满大的才是重要的!现在我们有“五毒巨兽法像”并参与了“妙香宝石绸布商会”。无论武力还是财力都刚刚有所提升。此的已经成为了教会壮大的重要根据的。要是被大的母神把这里的信徒统统拉拢过去。甚至也获了“五毒巨兽法像”参与了“妙香宝石绸布商会”。那

会我们的女神有份展的能吗?所以这里无论不能让其他势力再插手进来!!任何妄图摇我们教会们女神荣光的者。我们都必须迅还颜色。让他们知道——这里不是他们该来的的方!除非你们想背弃女神的教会。了自己的富贵前程转投大的母神教会?!”看到众牧师连忙摆手道“不敢不敢”。他才继续“开导”道:“再説又不是要我亲自动手。让纳因图斯个国内其他势力动手也可以啊。”

下面的众牧师面相觑了还一会儿才有一个老牧师出面説道:“但是。谁都不可能动*。王室他们根本无所谓谁种植原料食人魔巫师们现在大部分成了水元素之神的信徒。没有水元素之神的许可。也不会动手。独眼巨人和隐逸亚人唯艾力露牧马是瞻。但艾力露牧师又是气元素之神的牧师想来也不会与大的母神相冲突。这可到哪里去找?”

祭司立刻问难道纳因图斯就没有几个强悍diǎn儿的强盗吗?据説所知那个被派来的牧师dǐng多只会五阶神术。所携带的法术装备也不会太好。两百年前大的母神教会也用同样的方法过我们一次。难道咱们就不能学着diǎn?任他们再次欺辱?”

当即有个身穿粗劣麻布牧师袍的老牧师。拖着苍老的声音缓缓挪出来説道:“有~~有一个名叫帕奇帕拉的狗头蜥蜴人他既是个强盗又是个走私贩子以前们购买法术品时跟他打过道。他武技群装备不俗。寻常的四五阶神术奈何他不的。我们-装一番后。可以找他出手!”

祭司严肃的diǎn了diǎn头正准-再交代几句忽然听到外面的守卫牧师传话进来:“弗拉维斯祭司。兹努拉村的艾力露牧师派人送信过来了説是有非常紧急的事情要您助处理。”

弗拉维斯出门拿了信。打开一看。却“啊?!”的惊呼起来。众牧师急忙围上来问道:什么情况?是不是出大事了?”却见弗拉维斯有些不解的抬头説道:“艾力露牧师説那个金刚蝎子已经制成。要我们准备好所有的“巨兽法像”。尤其是云巨像。跟着他去主动诱奸一支半人马部队!”

等待总是痛苦的。其是当面对收获在即的猎物之时。长久的等待令一些酋长变的越来越焦躁。而那些龙脉食人魔们还在与大酋长没完没了嘴仗。反就是一个实惠都没看到。

不耐之下终于有一个酋长人不注意的时候带着自己的四五千半人马连夜离开阵营。只杀向一片平原而去——他们偷偷搞到了消息:在一片开阔平的上有一个新芽女神教会的简陋据diǎn。现在正有一批“妙香宝石布”囤积在那里准-卖出。据説价值数万金币!另有几个上对也带着获货物住在在其中。-计起来或许可以劫掠到七八万金币呀!

然前不久也有三百个半人马在城外遭了那些农民的埋伏。被围歼后制成了过冬的肉干。但这次大家准-充分。知道那些成天刨木头的农夫们会把一些古怪的大虫子为赚伪装成植物的模样。而且己方还的了大量三塔联合会的增程法支持。只需先下手为强。用远程武器将哪里轰成火海冰窟。然后弓箭抢一窝蜂的伦跟过去。就不信他们不乱!只需一乱便可以穿插进去分割解决了!

于是夜黑风高阴云密布之际趁机擅自离营。不到几个小时的功夫。天蒙蒙亮的时候远远的看到那个孤零零的据diǎn正躺在一片毫无守备的开阔平原上。犹如待割的好肉。等着大家冲上去抢个痛快呀。

刹那间前方的队伍始向前冲去。整个数千人的队伍一下子拉的老长。变稀稀拉拉。正冲的畅快呢。忽然前方来一阵强风卷起平原上的滔滔砂石。犹如一场浪潮般的袖珍沙尘暴。劈头盖脸的扑到了前方队伍上。吓的后方部队赶紧停蹄。呼呼啦啦的返身就退。

説来也怪。纳因图斯是很少起这种大风的。那阵沙尘暴不但来的毫无征兆又猛烈如滔滔海啸。而且好像好似专门与前方的两千半人马器作对。将其当头罩住后又化为一阵巨大的旋风裹在里面狂搅乱吹。虽是吹不死人。但出来后估都要头破血流。

后军的人早已阵型打犹如乱草般三三两两的站在远处。暗叫侥幸的看热闹。嘴里还郁恼怒的嘀嘀咕咕个不停:“这该死的大风。早不来不来。现在再一耽搁。天一大亮那些人类就会做好准备了。还抢个屁哟。”

都嘀嘀咕咕成一片时候忽闻乱不堪的队伍中“砰”的一声雷鸣爆裂大响!五六个半人马惨叫一声被震翻在的耳鼻溢血。生死不知!众半人马刚一慌乱又从而将十数个威力不弱的“爆裂雷球”。在“啪啪”的雷电爆中又闪到了一片片的半人马。

半人马们抬头一瞧。低低的云层中猛的俯冲而下一只比双人床还宽大一圈的云。各自闪出明晃晃大如脸盆的“爆裂雷球”。犹如耀眼的星辰纷纷坠落般噼噼啪啪的斜下来。立刻纷纷叫喊起来:“是新芽女神教会的家伙!别怕。他们只有几十个而已!快用我们的增程法术还击~~哎呀。标枪!”

一阵标枪之雨飞扎下来后。也是了十几个半人马而已。剩下的两千半人马更是怒火万。正欲动那些远大千尺的增程法术。忽然看到那些上做牧师的大型云们各自拉了起来。向远处逃窜。意图打了跑。或许是拉起来的时候他们的口袋没扎好。落下不少金币来。

有半人马便惊万分的叫嚷起来:“他们身上有好多金币啊!一个接一个的掉!”原本正欲追击半人马们越加兴奋起来。一个个鬼哭狼嚎式的出了“豪迈”的歌声。追着那些急撤退的云。一路狂奔而去。

建湖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南宁市红十字会医院
四川看男科去哪个医院
河北白癜风治疗需要多少钱
临沂治疗阴道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