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信阳信息港 > 时尚

女配的新生 第二百五十四章

发布时间:2019-09-24 16:41:31

女配的新生 第二百五十四章

就这三个人想抓住自己,鄢枝心里哼了一声,真是不自量力!

而这个时候,前面的那个贼已经完全看清楚鄢枝的长相了,这女人长得也太漂亮了吧!

白嫩嫩、吹弹可破的肌肤,一双勾魂摄魄的杏眼,不盈一握的腰肢,这可真是呢。

那贼吸溜着就要流出来的口水,嘴里流里流气地说道:“喲,还真没想到,原来是这么个尤物儿呢,大牛、小猪,咱们仨算是艳福不浅呢。”

他一边说一边对着后面的两个人挤着他本来就小得跟一条缝儿一样的小眼睛,后面的两个已经发出一阵又一阵十拿九稳的狞笑声,很是跃跃欲试。

鄢枝都不看后面,一转身两个漂亮的侧踢,居然将两个两百多斤的男人踹出老远去,两人倒在地上以后竟然一动都不动了。

这一下,前面那个瘦得跟猴儿一样的贼都看呆了,大牛和小猪两个可是他们这一伙子人里面能打的,要不是这回出钱的人出得多,他还真不想找他们两个。

因为他们两个要钱也要得多,可找了他们两个就等于是这事情算是成功了一大半,没想到这两人竟然被一个貌美如花,腰肢纤细如风摆柳一般的女孩子给踢飞了。

他慢慢地向后退去,没多会儿就就感到自己碰到了墙壁,他已经忘记这是自己专门挑的一个死胡同。

今天是个大晴天,这会子又是正午时分,温暖的阳光照在他的身上,可他怎么还是感觉那么地冷呢!

而对面那个好看得仿若从画上下来的女人,披着一身灿烂的阳光向自己走过来,这个时候他却觉得像是地狱里上来的罗刹,一步步往前走的脚步声都像是踩在了他的心上。

鄢枝也不说话,只是慢慢地向前走着,看着面前那个跟瘦鸡子一般的贼脸色变来变去,额上的冷汗点点滴下。心里很是痛快。

突然,后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姐姐,你怎么不等我,不行。这个你得留给我!”

这个贼看向鄢枝的身后,是刚刚跟面前这个女人一起的女孩子,这也是个好看的女孩子,可她说起这话来仿似自己是一只小鸡或是一只小蚂蚁一般,抬脚就能碾死自己。

鄢枝听到田慧敏的声音。笑着说道:“谁让你这么慢呢,行啦,这个就让给你玩玩吧!”

玩玩,那个贼听了有想死的感觉,不过不是那个凶悍的美女,而是来了个秀气斯文的,会不会好对付一些。

这么一想,这个贼又觉得自己还有活路,他摆好架势准备跟田慧敏来个鱼死破。

哪知道,田慧敏根本连个架势都没摆。直接一脚点地,飞起来直接一脚踢在了他脸颊上

女配的新生  第二百五十四章

那贼噗的一声,居然吐出半口牙来,顿时嘴里鲜血喷涌,半边脸都是木的,他捂着自己的脸就倒在了地上。

鄢枝瞪了田慧敏一眼:“敏敏,你也是的,这让我怎么问他问题啊?”

田慧敏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哎,我就想看看我现在能踢多高,比起在家里那会有没有进步。就不记得姐姐还要问他话了。”

鄢枝走过去,提着那贼的衣领子,一下就将他从地上提了起来,对着他笑着问道:“怎么样?还听得见我说话吧?”

那贼点了点头。

“那你自己说吧。是谁指使你这么干的?”鄢枝又问道。

那贼的小眼睛开始叽里咕噜地转。

鄢枝伸出青葱玉手点了点他的额头:“别想骗我,我想你不会想知道骗我后是什么下场。”

那贼马上老实了,开口说起话来,只是他吐了半口牙,半边脸又肿得厉害,到底是影响他说话。嘴里伊哩乌卢地说着话,却是一个字也听不明白。

鄢枝摆摆手:“这样吧,我来说,你就负责点头或是摇头吧,你听得见吗?”

那贼点了点头。

“是不是个女人来找你们办这事的?”

那贼点了点头。

“是年纪大的?”

那贼摇了摇头。

“那是年轻的?”

那贼点了点头。

“是个丫鬟?”

那贼虽是没有点头摇头,可眼里的惊诧之色已经说明鄢枝说对了。

鄢枝和田慧敏两个对视一眼,除了那个嚣张的丫鬟小环,不做第二人想了。

田慧敏也凑了过来:“你们约定在哪里交钱?”

那贼连比划带伊哩乌卢又说了一阵子,田慧敏倒是听明白了,是说明天一早在景城的广济寺庙门处见面,那丫鬟给剩下的银子。

田慧敏踢了他一脚:“气死我了,居然区区一百两银子就来绑我姐姐。”

鄢枝听了也生气了,对准那贼的屁股就是一脚:“老娘就值这点子银子!”

田慧敏对鄢枝问道:“这三个家伙怎么办?”

鄢枝想了想,不能打草惊蛇,这三个家伙还不能放,不然等会那小环就会有警觉。

这么一想,就有些犯愁,这三个大男人,怎么凭空消失呢。

鄢枝想起看的电视里经常有的剧情,从怀里掏出三颗胶囊来,对着那贼说道:“张嘴!”

那贼看到这么颜色艳丽的东西,直觉不会是什么好东西,死活不肯张嘴还连连摇头。

鄢枝哪里管他这么多,将他嘴一捏,往他的嘴里扔下一颗后,将他下巴卸了下来,这回他想吐也吐不了了,其余两个她也如法炮制。

田慧敏很是好奇,用芯片问鄢枝:“你给他们吃的啥东西?”

鄢枝还甚是惋惜地说道:“哎,可惜了我的感冒胶囊!”

田慧敏听了都要笑喷了,没想到鄢枝身上居然还带了这种东西,再低头看那三人,两个大个子还是昏迷不醒,那贼却是满眼都是惊恐,苦苦的味道觉得这肯定是毒药,他要死了吗?

隔了好大一会,鄢枝想那胶囊已经到胃里化开了,就是他们想吐也吐不出来了,她方才得意洋洋地对那贼说道:“你知道我给你们吃的是什么吗?”

那贼听了连连摆手,浑身颤抖着又是磕头又是作揖的,只想鄢枝能放过他。(未完待续。)

PS:谢谢老马识途亲的每日打赏!谢谢织梦者.兰亲投的月票!

德州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泸州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咸宁好的妇科医院
南京圣贝中西医结合门诊的电话是多少
对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的评论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