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信阳信息港 > 生活

我独仙行 第793章 宗门风云

发布时间:2020-01-16 20:32:16

我独仙行 第793章 宗门风云

卷六名扬神州

第793章宗门风云

一直来到传送法阵的广场,花如玉的脸色还很难看,黑衣也没有相问,只是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那些青色光罩笼罩着几个传送法阵,还有四周来往的修士。

突然他眉头一动,转身望去,却见一道曼妙的身影刚没入一间商铺之中,“难道是她?”

当初也是在这风雷府坊市遇到的那位林可儿,在大山深处那九冥别院中走散,和她一起的两位元婴修士,一个死在遗迹中,另一个也被自己本体给灭杀,可他还是有些疑惑,当初本体深陷那些妖物包围,就是为了救她。

他刚想去那商铺看个清楚,身旁的花如玉却轻声说道:“走吧,到我们了。”

逍遥谷坊市惨淡之极,街道上偶尔有修士经过,也是神色匆匆,原本人声鼎沸的场面早没了踪迹,开门的商铺也是寥寥无几。

从坊市离开的时候,花如玉的脸色已经恢复了正常,转头对姚泽苦笑道:“现在是百废俱兴,比眼前更可怕的是人心涣散,如果没有凝聚力,逍遥谷真的就会垮掉……”

姚泽也是无语,从师祖那里也没有打探到逍遥谷的那位老祖有没有出事,不过眼前还只能借助他老人家的名头,否则人心更是惶惶。

原本笼罩山峰的护山大阵早已撤去,一路上遇到的弟子都是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交头接耳,显然大家也无心修炼。

花如玉来到后山一座两层小楼前,随手打出一道法诀,青白色的光幕闪烁一下,竹制房门无风自开,“姚道友,这里是我和师傅的住所,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二,宗门重开仪式要在一个月之后举行,到时候你露个面就行。”

姚泽也没有多说,房间里摆设很是简单,不过就一张椅子,一个梳妆台,还有一张石榻,处处都是女子气息,忍不住眉头皱了一下。

“这是我的房间,如果姚道友觉得不妥,可以随意改变。”花如玉脸色微红,不过还是装作很随意的模样。

姚泽摸了摸鼻子,袍袖微抖,寂灭蒲团就飞到了墙角处,他一撩袍襟就随意坐下,“不要管我了,先说说这宗门开张,你有什么打算?”

说到正事,花如玉也严肃起来,她坐在椅子上,叹了口气,“原来的打算是请一些和宗门有交情的大能修士来坐镇的,可大部分人都避而不见,有的来了,还开出令人无法忍受的条件,在风雷府坊市,方师姐找来的那位诸前辈,他的条件就是要我做他的侍妾……”

姚泽默不作声地听着,面上也看不出变化,修真界和世俗间,都是适用世态炎凉。当初逍遥谷作为大陆的宗门,化神大能坐镇,自然所有的人都趋之若鹜,极尽巴结,现在整个门派连个元婴修士都没有,自然被人另眼相待。

“这些还不是严峻的,到时候会来许多打着道贺的门派,他们的心思就是来瓜分逍遥谷的,现在只能先借助那些大能的力量,先镇住那些居心叵测的人。”花如玉面色黯然,语气中也是满含无奈。

姚泽沉默片刻,微吐了一口气,“这样做还是有些不妥,即使那些人现在没有什么动作,半年、或者一年以后呢?像我这样的肯定会离开,时间久了,那些人自然会不停试探,先占了矿山,那时候逍遥谷又如何去应对?”

“这些当然也想过,可只能走一步再看了,眼下那些低级弟子的心思涣散,如果不拢在一起,逍遥谷就彻底完了。”花如玉满脸苦笑,知道形势如此,可没有实力化解。

姚泽微微一顿,突然说道:“你来做谷主!”

“谷主?这时候做谷主不是放在火上烤吗?”

“现在逍遥谷用风雨飘摇来形容比较妥当,如果不用些霹雳手段,这逍遥谷也无生存下去,现在宗门老祖不在,你就可以挑他的旗号,以他的名义来号令,想来那些人也不敢去分辨真伪吧。”姚泽目光闪烁,口中徐徐地说道。

“老祖的名义?这怎么可以?”花如玉听了一愣,连连摆手。

姚泽却笃定地望着她,“你看,连你自己都觉得不可以,别人更不会认为其中有假,妙的是即使有人怀疑,不敢表露出来!逍遥谷现在面临的是什么?如果宗门都不存在了,老祖回来后,还有什么作用?”

花如玉愣愣地望着他,满脸的震撼,她从来也没有想过去利用老祖,可姚泽说的很对,宗门都没有了,哪里还有老祖?

广场上站着数百位修士,声音乱哄哄的,来道贺观礼的都满面春风,而负责招待的逍遥谷弟子却忧色仲仲,满腹心事。

两人来到大殿内,这里又是一番情形,几十位修士都正襟危坐,悄无声息,上面坐着三位元婴大能,其中一位正是风雷府坊市见过一面的中年修士,原本阴沉的脸上正挂着一丝冷笑。

花如玉带着姚泽在前面的椅子上坐下,十几道神识都在姚泽身上转了一圈,这种探视对人极不礼貌,可姚泽却不动声色地目光随意转动一圈,稳稳地坐了下来。

逍遥谷竟落魄如斯,山门重开,八大势力竟无一人到场,不能不让人感慨。

一柱香的时间过后,一位面色苍老的削瘦老者站了起来,先对几位大能前辈恭敬地施礼,这才转过身形,对着四周抱拳见礼,“诸位前辈、道友,逍遥谷经历磨难,今天就要浴火重生,欢迎大家来做个见证。”

“不知道谷主选出来没有?”一道声音很突兀地响起,四周传来几道轻笑声。

削瘦老者面露尴尬,太平盛世时期,谷主之位自然是香饽饽,好处利益都触手可及,可现在这个非常时期,谁要成为谷主,首先就要面对眼前的压力,谷主之位反而成了烫手山芋,逍遥谷内部连续商讨几次,都无疾而终。

出乎众人预料的是,一道曼妙的身姿突然站了起来,对着四周略一拱手,“妾身遵照老祖的指示,暂添谷主之位。”

“什么?老祖!?”

大殿内一片惊呼声,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脸上有的骇然,有的狂喜,只有一道黑色身形坦然坐着,面色如常,似乎早已知晓。

削瘦老者惊喜交加地颤声问道:“花师妹,这……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我过来之前,老祖对我传音,一时间也没来及和大家说明。”被这么多修士同时盯着,花如玉神色不变的悠悠道,丝毫慌乱都没有露出。

大殿内一片死寂,姚泽目光微一扫过,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每个人的脸上都很精彩,惊愕、震惊、狂喜、不安……万象纷呈。

“老祖都说了什么?”一道尖锐的声音突然响起,姚泽顺声望去,却是那位身着青色罗裙的尖脸女子,不过此时她满眼的怀疑毫不掩饰。

“婼师姐,这是你该问的吗?”花如玉面无表情的,声音却是一寒。

那尖脸女子竟呼吸一滞,再不敢多问一句,求助的目光却朝上方的那位中年修士望去。

“哈哈,贵门前辈有了指示,自然是可喜可贺,不过你有什么证据?”那中年修士阴测测地说着,慢慢地坐了下来。

四周众人都望了过来,无论是谁,都想知道那位老祖到底还在不在。

花如玉面色如常,伸出如玉的素手,轻拂额前的一缕秀发,美目根本就没有朝上望过去,口中却淡淡地说道:“不知道前辈想要什么证据?”

那中年修士面色一变,张口想说些什么,眼底却闪过一丝惊惧,竟没有立刻接话。

大殿内再次安静下来,过了一会,花如玉面含微笑,双手平伸,“各位前辈、道友来逍遥谷观礼,还请安坐,金师兄,仪式还需要进行下去,不可有丝毫马虎。”

声音虽然平淡,那削瘦老者神色却是一凛,没有丝毫异议,“目前非常形势下,逍遥谷的内部分工如下,外事部由君师妹负责,矿石部由蒋师弟负责,传道部由婼师妹……”

一时间大殿里只响起老者苍老的声音。

等老者宣布完毕,花如玉俏目扫过大殿,口中又淡淡地说道:“智、余两位师叔还在闭关中,他们自然是逍遥谷的两位太上长老,现在我宣布,姚泽姚道友为逍遥谷第三位太上长老!”

“啊?姚泽是谁?”

“哪一个?怎么没有听说过?”

……

大殿内乱哄哄的议论声响起,谁也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个太上三长老,不过众人很快安静下来,目光被那道站起来的黑色身影吸引过去。

姚泽目光随意转动,对四周略一拱手,一句话没说,就重新坐下。

“他是谁?玉妹,你怎么可以随便就找个外人就做了长老?”那尖脸女子眼中闪过厉色,站起来尖声叫道。

“婼师姐,以后要称呼我为谷主!这一次就原谅你了,金师兄,你掌管刑律部,对这种行为以后决不可姑息!至于姚道友位列太上长老,正是老祖他老人家的指示,婼师姐,你有什么话说?”花如玉一副毋容置疑的模样,语气却寒了下来。

“你……”尖脸女子面色一白,不过再不敢多言,目光朝上方望去。

“哈哈……”

大殿内突然响起一声大笑,只见坐在上方的中年修士站起身形,脑袋直摆,“这简直就如同一场闹剧,看来我来错了地方。”

袍袖挥动,径直朝殿门走去。

“站住!逍遥谷难道是你想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

一道悠然的声音突然响起,大殿众人都是一怔,目光一起落在那道黑色身形上面。

菏泽牡丹人民医院分院
涉县医院
承德哪家治疗男科医院好
白癜风医院惠州哪家好
太原癫痫病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