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信阳信息港 > 体育

80后男子揣200元南下打拼15年成富一

发布时间:2019-03-07 00:18:27

80后男子揣200元南下打拼15年成“富一代”

原标题: 80后男子揣200元南下打拼15年成“富一代”

这个来自北方的80后汉子,把家和事业安顿在了南国广州。他说,自己对广州的感情很深,从初揣着200元钱南下,租住在多人间里吃方便面,到现在有了自己的公司,刚好15年。广州用丰厚的回报回应着他的拼搏,肯定着他的叛逆和执着。

但他就是待不住。

一有空闲,他就爱往外跑。发稿时,他正在藏区,过着没有信号、几近与世隔绝的日子。就算在广州,他也闲不下来,目前正在努力练习驾驶游艇的他,之前已经深度涉猎了跑车、摩托车、极境旅行、登山,当下流行的富人游戏,他都玩了一遍。

但他又和大部分“富人”不太一样。回归到日常里的许康,对生活的要求甚至可以用朴素来形容。爱江山不爱美人,更不爱山珍海味,三餐茹素,白菜下饭,已经让他很满足。

广州这个城市的低调务实,的确深深地影响着许康。34岁的他,在这里实现了少年时的一个个梦想。他的下一个目标,是学会开飞机。用力工作,用力游戏人生,越活越随性也越舒展的他相信,广州从不辜负专注的人。

努力挣钱,努力花

公司高管每人发一辆奔驰

生于黑龙江,长于内蒙古,发家于广州,和80后同龄人相比,许康不仅有着更多的财富,交汇着北方的粗犷和南国的踏实的他,还有着独特的眼光和胸襟。2014年年终奖,他给公司每一个高管都发了一辆奔驰轿车,不为作秀,只因“团队确实值得这个奖”。公司从几个人到现在几百人,许康自豪地说,除了一个兄弟因家庭原因离开,没有一个人跳槽。

他的豪放,还体现在爱玩、会玩上。爱跑车,玩到玛莎拉蒂;爱摩托,从哈雷玩到雅马哈;爱游艇,拿到了驾驶资格证,并打算今年买入两艘;爱旅游,攀过珠峰闯过南极……在他看来,玩是一种态度,也是彰显实力的机会。落在事业上,“玩”则是勇敢尝试,他和几个朋友组织了一个投资公司,进行实业投资,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股票不太敢玩,‘玩’实业比较适合我。”

这边厢鲜衣怒马,那边厢,是朴素的日常。酸辣土豆丝、炒白菜、白米饭,就是他的一日三餐。“渐渐不吃肉了,很多人以为我是由于信仰不吃肉,其实不是,只是我确实喜欢吃素。”许康说,除了肉,酒他也渐渐喝得少了,“应酬上要喝一点,别的时间基本上不喝了。”

而立之年,有一份稳定的事业,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这样的许康,是幸福的,他也很知足,心中并没有更远的野心。“人必须知足,我给自己定的目标,30岁要结婚有孩子,现在达成了。你说赚更多的钱,开更大的公司,这个肯定也想,但确实不是我的追求了。”许康说,他只坚持把所有事情都做到,“把努力留给自己,把结果交给时间。”

许康曾自驾行走318国道。他的下一个计划,是沿着国境线自驾。

“广州的特点就是务实,非常有执行力,很多时候确定了方针,立刻就会有人跑去执行,有时是默默的,但做出来的东西不得不服。广州人的低调务实让我非常钦佩。在广州,身家和我一般或者比我大的人有很多,但都很低调,大家都只是认认真真地经营事业而已,这让我学习了很多,也影响了我。”

——许康

80后的奋斗 从两百块到“富一代”

茫然的毕业季

热门专业,却遭失业

许康今年34岁。来自黑龙江的他,童年在内蒙古度过,“父亲是图里河林业局的林业工人,从小就跟着父亲在大兴安岭跑。”大约5岁那年,一家人来到东北定居,“在一个叫林海的小县城,名字特别美。”

1997年,没有考上心仪铁路学校的他,去了一个农场里上中专。其时计算机热潮席卷全国,许康就选择了这个专业,学习DOS系统,“当时就觉得计算机这个东西这么火,以后肯定好找工作。”然而两年后,现实给了准备毕业的他当头一棒,“那时WINDOWS系统出来了,学的已经跟不上时代,一毕业,就等于失业。”

机会来了,“一起去干大事”

学的东西大半没用了,但出路总是有的,许康有着与生俱来的乐观。他弄了点光盘拷了些软件卖,倒腾一段时间后,他开始觉得“没多大意思”。

与其他同学不同,许康的想法特别超前。“很多同学去了餐馆当服务员,收入当时也不错。”但他认为,自己不能找一个一眼就能看到顶的职业。“做服务员,到顶也就是个领班,自己开不了饭店做不了老板;就算做保安,也就是个领队,怎么也不可能成为楼盘的开发商。”

许康要找一个能够成长的职业,这时机会来了,“一个同学找到我,请我一起去干大事。”

初次出门,却被骗去搞传销

2000年,在同学的建议下,许康前往天津,不想却是做传销。“当时全国的大学生,很多都是被忽悠去做传销,都说这个来钱快。”

当时传销并未被定性为违法,许康他还是在活动中渐渐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并找准机会从窝点中逃了出来。

“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了,结果只能帮人扫大街,扫了一个月,好歹攒了点钱,凑够了回家的路费。”心高却不气傲、能伸也能缩的特质,帮助许康顺利回到了东北。

活命要紧,有工作就去

没过多久,许康又带着简单的行李从家里跑了出来,这一次的目的地,则是辽宁省会——沈阳。中专学了电脑,许康觉得自己应该能找个相关的工作,而当时沈阳刚好有个电脑城。

然而在讲究资源与人脉的地方,初来乍到的许康根本站不住脚。“换了几份工作,一份就只能干一两个月,没成绩老板就让你走人。”许康说,他卖过伸缩门,推销过停车场电子收费系统,“各个产业都干过,终都干不下去了。月薪300元,能吃饱饭就不错了。”

走,去广州“逆袭”

带着200元南下

换了十几份工作后,许康通过一档电视购物节目开始接触化妆品。“我觉得女孩子都喜欢化妆品,这个可以赚钱。”换了一个化妆品的销售工作后,许康开始摸到了门路。

“开始是做睫毛嫁接装置,后来做隐形胸垫。”当时的沈阳,来自广州、深圳的货物。有朋友在广州的许康,总能找到市面上没有的产品,这也让他渐渐火了起来,“但底薪还是300元一个月。”而朋友告诉他,在广州,即使工资的人,也有1500元左右一个月,“当时我就立下志向,一定要去广州。”

2004年,许康买了一张前来广州的车票。当时身上只剩200元的他,从北端赶向广州——这个当年“东南西北中,发财在广东”的梦想圣地。

从瑶台的一张桌子开始

踏上广州,兴奋之余,许康也有些许不安,“怎么这么多人?”

广州也不如想象中那么好赚钱。人生地不熟,也不会粤语,许康又恢复了一个月换一个工作的窘境。先是在三元里,后来跑去了番禺洛溪。,才在瑶台安下了家,“那里有个美博城,感觉那里资源会多一些。”

许康又一次成为了销售。初没有业绩,有时连饭都吃不饱,“10多个人挤在一个小房间里,一碗面条就着老干妈,日子也就这么过着”。

这时,沈阳的意外收入来了。“沈阳不少老顾客,不时找我拿点货。”靠着这一点点的货源,他的生活开始有了起色。

2007年,怀揣几年积蓄,许康在美博城偏僻的位置租了一个小铺位,月租500元,“欢喜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觉得自己终于被‘招安’了,有了根据地。”

这也意味着要承担铺租的压力。许康加了几十个群,到处寻找客源,“翻查各种美容杂志,一看到有需要货的马上过去问。”

睫毛膏、指甲油、粉底……从2007年到2012年,许康几乎把美容产业做了个遍。他的“根据地”,也从一张桌子,变成了一间20多平方米的铺子,位置也从偏僻处挪到了美博城的中心。

孤注一掷做面膜

几年间,他受过骗上过当,亏过本赚过钱,但“什么事情睡一觉起来,总有解决的方法”。许康认为,自己的优点就是心态平稳。

这时,他也不是单打独斗了,有自己的团队。2012年,铺面变成了两个,此时他也发现了自己经营的局限,“什么流行卖什么,来钱是快,但总不长久。”分析公司盈利后,许康意外发现,看似不起眼的面膜,竟然是盈利多的产品。“别的产品,都是要投入宣传才有盈利。只有面膜,因为太不起眼,没有做过任何宣传。但利润增长却和其他产品持平。”

许康随即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当时,公司的利润有七成在其他产业,只有三成在面膜。但我决定别的产品全都不卖了,专心一意搞面膜。”公司不少人都难以置信他的决定,但无一不被他说服,同意只做面膜。

大获成功,傲视“国家标准”

许康的冒险,不出意料地大获成功,他将之归结为专注,“专注一件事情,能把这件事情限度地做好。”很快,许康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品牌,而他也开始筹备自己的工厂,“交给别人代工,我们始终不放心,必须要有个自己的厂子。”

2012年年底,许康在花都的工厂落成,“那个瞬间,我觉得这是我第二个成功的节点,觉得自己有根了,有根据地了。”从生产到销售,他制定了一个非常严格的标准,“我们要比国家标准高,这样才是我们的标准。”

2013年,与微商的兴起,让许康的面膜继续发展壮大。但与别的微商不同,许康宁愿少赚,但把质量抓好,“从来不欺骗消费者,骗他们就是骗自己;对他们负责,就是对我们负责。”

刚拿到游艇驾照的许康说,下一步可能就是学开飞机了。

游戏人生 要更任性

广州是个游乐场

资产稳定增长,生活安定下来,许康也寻觅到了生命中的另一半,并有了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儿。四平八稳的“老板”生活中,许康又开始琢磨了起来。不好醇酒美人,也不好赌场一掷千金的他,爱上了机械类产品,“从小就喜欢这个,捣腾各种机械产品,包括学电脑,也是因为这个。”

事实上,许康一直很贪玩,初来广州还在住多人间时,他就经常从牙缝里挤出钱去吧包夜玩游戏,“之前上学的时候,有一次打游戏打得连补考都忘了,当着全校师生的面被通报批评了一遍。”

而在广州这个大“游乐场”,许康如鱼得水。他常跑去陶街淘各种小玩意,“精巧的机械制品家里到处都是,办公室里也有,每天不玩玩,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涉猎可广,更要精

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后,许康迷上了跑车。从改装车开始,到现在的玛莎拉蒂跑车,许康多次开车到珠海和朋友赛车,“对这种机械类的产品完全没有抵抗力,后来还喜欢上了摩托。”说到这里,许康来了劲,“2013年时我还不会开摩托,有一次和朋友去摩托车城逛,突然发现一辆特别漂亮的摩托。”至今他仍记得,那是一辆纯黑的摩托,前轮颀长,流线型的造型与粗犷而不失细腻的纹饰与车身,“很贵,要30万。我愣是挪不开步子,还是买了下来。”

这辆车,就是电影《恶灵骑士》中尼古拉斯凯奇饰演的主角驾驶的同款摩托,“后来觉得,买了个这么好的车,总不能让它放在那吧,于是我就开始学着怎么开摩托。”这一玩,就玩成了行家。从哈雷到雅马哈,许康一口气订购了数辆摩托车,并为它们配置了一套专用拖车,“广州禁摩嘛,我就用拖车载着到外地去玩,开摩托特别爽也特别方便。”

几年来,许康参加了不少比赛。从初级的公路赛,到山地越野赛,乃至赛车场上的竞速,他玩得不亦乐乎。“有时候没事,我就开着摩托在工厂里练车,感受那种引擎轰鸣与风的呼啸。”爱车如他,藏品皆为非卖品,甚至不愿出借,“玩到深处,就会把藏品当成自己的孩子,想想别人不知会怎么对它,就会心疼,还得留在自己手里照顾。”

下一个目标:上天开飞机

目前,许康正在南沙学习开游艇,并且拿到了游艇的驾驶资格证,“今年会再买艘游艇,到时在南沙弄个位置放着,一家人可以去玩玩。”

除了游艇,这几年来,登山、场内赛车、摩托艇……任何看起来有意思的玩意,他都一头扎了进去。迷上旅行的他,在南极拍下了企鹅与冰川的剪影,攀过珠峰,渡过大洋,在世界各地留下了自己的足迹。在许康的办公室里,还放着一台飞机模型。许康说,条件允许的话,他会考虑获得飞机驾驶资格,上天玩玩,“当然,我可不愿开客机,司机这活我可干够了。”

现在,许康说自己的爱好就是一个人开车。他计划用两年的时间,沿着中国边境线走一圈。

专注工作,用力玩。他年少时的梦想,正在一步步实现。

广州问卷

广州美的时刻?

有两个。个,是在美博城次租下属于自己的铺位,那时感觉就像自己终于是在为自己打拼,有了自己的根据地;第二个,是自己在花都的家工厂落成之时,那时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有时觉得自己工厂就和孩子一样,孕育这么久终于来到了世间。这两个瞬间,是我在广州美好的记忆。

留在广州的理由?

广州的特点就是务实,非常有执行力,很多时候确定了方针,立刻就会有人跑去执行,有时是默默的,但做出来的东西不得不服。广州人的低调务实让我非常钦佩。在广州,身家和我一般或者比我大的人有很多,但都很低调,大家都只是认认真真地经营事业而已,这让我学习了很多,也影响了我。

在广州常去的地方?

除去工作,近在学游艇驾驶,常去的是南沙港。毕竟是北方长大的孩子,我很喜欢海,所以以后游艇证考下来了,会在南沙这边看看,搞个游艇和码头,这样能经常一家人出海兜兜风。

责编:传媒

微信小程序开发
阻尼弹簧减振器
净化工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