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信阳信息港 > 体育

炼器狂潮 百四十一章 盘公子

发布时间:2019-09-26 00:19:02

炼器狂潮 百四十一章 盘公子

“老大,恭喜!”

黄文兵神情认真地看着林风,这一次,这一声老大,心甘情愿,比真诚。

到了此刻,他才真正认可了林风这个老大。

以前他心中并不完服气,始终有着与林风一争高低、一较长短的心思,但当林风晋升为六星炼器师这一刻,他彻底服气了。

诺诺则是单纯地替林风感到高兴,开心道:“老大,你太厉害了!”

“纵观刑风位面历史,老大也当得起炼器师之称!名正言顺,谁来了都不能否认!”

林风看着比自己还兴奋的一人一鸟,哭笑不得:“你们别给我戴高帽子了,这话,别人说还行,咱们自己这么说未显得太骄傲自大了。”

黄文兵恍然大悟:“对,我们不说,要让别人说才行!”

诺诺嘿嘿一笑:“小兵兵,你总算说对了一次。”

黄文兵对诺诺的调侃已经习惯了,或者说已经麻木了,对‘小兵兵’这个称呼也逆来顺受,不予理会,他转过头对林风说道:“老大,既然你晋升为六星炼器师了,咱们就去城里庆祝一下≦吧,正好前面就是大秦帝国的帝都了,到了这里却不去见识一下大秦的帝都,未会留下一点遗憾。”

“我看你是想去城里吃东西吧?”林风笑骂道:“你什么时候也沾了诺诺的毛病,变得如此贪吃了呢。”

诺诺顿时抗议:“为什么说沾了我的毛病?我可一点也不贪吃。”

林风似笑非笑地盯着诺诺。

对视良久,诺诺败下阵来,弱弱道:“好吧,我是有那么一点点贪吃,但那是在绝望监狱里面落下的毛病,而且他可比我贪吃多了!”它展开翅膀,指向了黄文兵。

终林风经不住一人一鸟的央求,答应他们一同前往大秦帝都—咸耽城。

时间缓缓流逝。他们的身影,不断地靠近咸耽城,大地回春,绿意一天天地浓郁,万事万物迸发出大的热情,连那空气都沁人心脾,令人心情舒爽。

约十天之后,他们终于来到了咸耽城。

咸耽城。

这是一个比赵都加繁华、热闹的城池,或许没有赵都那般古老,少了几分沧桑气息。却多了几分厚重感。一靠近此地,便依稀可以闻着几分肃杀之气,城外守卫森严,气势雄浑,士兵们面容冷峻,皮肤多属黝黑,整整齐齐排列,严格把守城门,颇具铁血之风。

这是大秦的政治、经济、军事中心。这里强者云集,高手的数量,隐隐比当初的赵国帝都还多了三成。

当然

炼器狂潮  百四十一章 盘公子

,如今的赵都汇聚了诸多来自天下各方的超级强者。整个刑风位面,恐怕也找不出比赵都强者多的地方。

三人刚走到城门前方不远处,后方顿时传来一道惊呼声:“小心!”

一转头,便瞥见一匹烈马飞驰而来。不对,那不是一匹烈马,而是一匹罕见的汗血驹。汗血驹算得上低级妖兽的范畴。数量极度稀少,整个青木大陆也不多见,加上其速度可达普通烈马的五倍以上,耐力是普通烈马的数十倍,可谓是真正的良驹。

汗血驹前方正巧有两个十来岁的小孩儿和一个妇人,只是汗血驹速度太了,并且似乎失控了,汗血驹的主人竟法控制它停下来,正直冲着两个小孩儿和那个妇人撞过去。

若是这一撞被撞实了,这三个辜的人,下场可想而知。

“为何我感觉这一幕如此熟悉?”林风脸上浮起一丝奈。

上次是马车,这次变成了汗血驹,上次是一个青年和一个两三岁的孩子,这次倒好,变成了一个妇人和两个十来岁的孩子。

而且,都是发生在城门处,都是在大秦。

难道大秦的意外事故如此多发?

这大秦的交通,着实令人堪忧啊!

林风摇摇头,叹了一声,单手一挥,一股元力飞出,瞬间包裹着妇人与两个孩子,运用一股柔劲,将二人轻轻推到了一旁。

随即,他再度挥手,禁锢了那一只汗血驹,汗血驹上的青年则是受到巨大的惯性影响,直接从其背上飞了出来,好在其身手还算不错,在半空翻了几个筋斗,安落地,尽管落地的姿式有点狼狈,但总算没受什么伤,手中的箱子也事。

青年没管自己的汗血驹,而是一手提着箱子,步冲向了妇人与两个孩子,在三人前方停下,气喘吁吁,满脸歉意:“对不起,老大娘,真对不起,刚才不知道为什么,我那匹汗血驹突然不听使唤,意冒犯了您,还差点害你们受伤,真对不起。”看来他也是十分紧张,说话颠三倒四,一脸惭愧。

这时,那汗血驹之后传来一阵马蹄声。

十多个壮汉骑着马冲了过来,不过他们很便停下来,下了马,飞奔而来,在青年身边停了下来。

“浮生、容若,你们俩点带老大娘和她的孩子去医馆看看,有没有哪里摔伤。”青年立即对身边二人下达了命令,然后对老大娘道:“老大娘,你带着两个孩子跟他们去医馆看看,放心,一切用包在我身上。另外,这这点魂石算是我的赔礼,让您和孩子受了惊吓,真对不起……”

速处理了这件事,青年才松了一口气。

他步走向了林风二人,高声喊道:“等等。”

林风与黄文兵停下脚步。

青年来到二人身边,又是鞠躬又是拱手:“谢谢,谢谢先生方才出手化解了这场危机。”他刚才可是清楚地看到了林风一挥手便将妇人与孩子推了出去,又一挥手,便定住了他的汗血驹,算是给他一点教训。论是因为林风帮了他的忙,还是林风那神鬼莫测的手段,都值得他尊敬。

林风平静地摆摆手:“不必客气,举手之劳。”

“不管怎么说,先生帮了我一个大忙。我必须回报先生!”青年看来也是一个强迫症患者,“两位先生看上去应该是初次来到咸耽城,想必对咸耽城人生地不熟,不如这样吧,待会儿我让人跟在两位先生身边,你们在咸耽城一切花销用度,皆由我负责,并且我这手下对咸耽城十分了解,也可以做一下向导,带两位先生领略一下咱们咸耽城的风土人情。”

听他说了一大通。林风哭笑不得,刚要拒绝,那青年却似乎料到了一般,先一步说道:“还望先生万勿拒绝!否则,赢盘心中过意不去,寝食难安!”

他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林风还能拒绝吗?

“那好,劳烦这位公子了。”林风点点头。

那赢盘又道:“两位先生,我还有急事。就先不陪二位了。”看样子他的确有急事,语气也给人一种匆忙的感觉。

说完,他便转头对一个手握细剑的青年男子说道:“连迹,刚才我说的话你也听到了。一定要听从二位先生的吩咐,知道吗?”

“属下遵命!”那身材稍显消瘦的青年单膝跪地。

随后赢盘便匆匆告辞离去,只留下连迹跟在林风与黄文兵身边。

“这家伙看起来身份不一般嘛!”黄文兵惊讶道。

连迹恭敬道:“我们家公子乃大秦当今皇帝第六子—六公子赢盘,又称盘公子!”言语中充满了自豪与尊敬。可以看出,这个盘公子很得人心,至少。他的这些手下对他十分忠诚。

闻言,黄文兵顿时乐了:“看来我们和大秦皇子还真是有缘啊!先是来了个七公子,后又来了一个六公子,啧啧,待会儿会不会又来个什么五公子、四公子,大公子之类的?”他说话语气十分轻松,然没有将这些皇子放在心上。

林风则是淡淡一笑:“难怪他能猜到我们是初来乍到,原因是我们没有一眼认出他。”

这番话,连迹装作没听到。

如此大不敬之话,若是传到外人耳中,恐怕会招来不少是非,但他们毕竟是盘公子的恩人,所以连迹也不好说什么。

“二位大人,敢问您们是为了景虞人而来的吗?”连迹好奇道:“虽然距离景虞人奏弦还有三日,但悲风花涧的房间与露天座位恐怕早已被人订满了。所以二位大人恐怕来得有些晚了。”

“景虞人?”林风略微一怔,旋即微笑摇头,“你误会了,我们只是路过此地,顺便体验一下咸耽城的风情。”

“啊……”连迹显得十分吃惊,“你们不是为景虞人而来?”

近咸耽城来了很多外地人,甚至赵国、汉王朝的人也来了不少,所以他们对外地人的到来并不惊讶,他们知道这些人都是冲着景虞人而来的,便下意识认为林风与黄文兵也是其中二人,如今乍一听林风只是想体验一下咸耽城的风情,自然令连迹比吃惊。他甚至怀疑,林风二人听说没有位置以后,为了保面子,所以才说谎骗他。

见连迹这么吃惊,甚至眼中略含怀疑,黄文兵也来了兴趣,饶有兴致地问道:“这景虞人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你认定了我们是冲着她来的?”

林风与黄文兵到现在还不知道,当初在郸城东城门口遇到的马车中的女人,便是众人口中所说的景虞人。

听黄文兵这么一问,连迹是吃惊了,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黄文兵:“您们连景虞人都没听过?”

p:第二!

炼器vip群:

炼器普通群:

。未完待续。。

西安高一生整形美容医院导医台电话
西安高一生整形美容医院咨询电话
西安高一生整形美容医院的电话
西安高一生整形美容医院电话多少
西安高一生整形美容医院联系电话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