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信阳信息港 > 体育

从前有座灵剑山 百六十章:王陆马上就要屹立在大地上

发布时间:2020-02-15 20:18:20

从前有座灵剑山 百六十章:王陆马上就要屹立在大地上

孙不平的话,让王陆微微提起一丝警惕。

并不是担心他对自己不利,堂堂地仙若是真要对他做什么,他早就死无全尸,何况双方并没有利益冲突,如今正是在同一处战壕之中……

但是,正因为如此才更要警惕。有时候一个猪队友的存在足以顶得上十个敌人,他以为这么做是为你好,殊不知反而将你害得生不如死。

堂堂地仙阵营,智勇双全的一代人杰当然不会是猪队友,但他可能比猪队友更糟糕。这种人做事,很多时候是不会征求别人意见的。说好听了是雷厉风行,说难听了就是刚愎自用。

王陆身为的时候,本身就是个刚愎自用之人,讨厌的就是被人家刚愎自用。他与帝琉尊相处时,双方修为判若云泥,但他仍不断争取主动,硬生生占据了平等的位置。但是眼前这位绝世地仙孙不平,未必愿意给他这个机

而王陆心中念头才刚刚兴起来,眼前就是一花,孙不平陡然出现在他身前,并且伸手点在了他的眉心处。

“?”

“抱歉,时间有限,只好用这种粗笨的方法来给你讲故事了。”

下一刻,王陆脑中涌进洪流。

妈的,果然是个不听人说话的刚愎自用之辈

朦胧中,王陆脑中开始不断响起孙不平的声音。

“我出生于昆仑仙山脚下一个渔民之家,自幼得家人宠溺,家境虽然平凡,却无忧无虑。五岁那年,仙山上一位修士心血来潮,下山到我家讨了一尾清江鱼,那鱼是我随父亲出海,亲手钓上的条鱼。我虽然不舍,但仙家修士讨要,总不能不给。那修士见我不舍,忽而笑道,我今日心血来潮,偏想吃条清江鱼,本以为是凡心涌动,忘不了幼时的口味。原来这道缘分是落在你身上。之后,他便带我上山,收我为徒。”

“我在昆仑仙山开始了我的修仙生涯。”

“我的师父是一位散修,他出身昆仑,曾是才华横溢的修仙奇才,却因触犯门规被师门放逐。但因他对昆仑贡献良多,因此名义上虽是放逐,门派里却有他的位置。”

“师父是个很有趣的人,他教我修仙,更教我做人。他说他这一生没有别的成就,值得自豪的就是三件事,,他好管闲事,只要看不顺眼,天大的事情也敢揽在身上。第二,他死不认输,有时管闲事招惹到强大对手,一时不敌,他就会加倍努力的修行,直到自己能超越对手。他一生败过无数场战斗,却从来没有认过输。第三,他这么能惹事,却还是活到了现在。然后我就明白,为什么他会与我有着师徒之缘。因为我也同样是个好管闲事,死不认输的人,五岁那年我随父亲出海钓鱼,就是因一件闲事而起,我和村长家那个顽劣的小霸王打赌说我能钓到清江鱼,若是我真钓到了,他就不能再借他爹的名头欺凌弱小。若是办不到……哈,我早忘了办不到要怎样,因为我终归是办到了

“和师父一样,我是个好管闲事,死不认输的人。我修行天赋不算,能有今日成就,时运占了很大比重,因此并不值得自豪。修行千余载,真正让我自豪的是,我从不曾对不平之事有视无睹,从不曾因实力不如而委曲求全……当然,这其中,主要的功劳属于我的师父。没有他为我保驾护航,我早就死于不知天高地厚。不过,师父能护我一时,终归不能护我一世,我到底还是招惹到了天大的麻烦。”

“我招惹到了堕仙。”

“堕仙的存在早可以追溯到洪荒时代,历史典籍的角落中充斥着他们存在的痕迹

。只是一直以来人们只是将他们当做一群飞升不成,走投无路的疯子……殊不知,他们的真身,是让九州敬仰的真仙。其实,直到今日仍有人不愿承认这个事实,他们以为破碎飞升就意味着荣登极乐之境,不肯承认就算身处仙界,也有堕落的危险。”

“这是一群任何人也不愿招惹的对手,几万年来,就连史书的记载都语焉不详。只知道他们偶尔下界,如同猎手迅游猎场,在九州恣意妄为,贻害无穷,所幸此类事情频率不高,或许几百几千年才会有一例。而不幸的是,这一次被我碰到了。”

“而我,见不得天下有不平之事。”

“那个时候,我已经是天下有数的高手,很多人尊称我为陆地真仙,但是在堕仙面前我就像是稚龄孩童一样不堪一击,若非师父舍命相救,我当时就死无葬身之地。”

“师父临死前对我说,这件事就这么过去。无论堕仙做了什么,都不要冲动,因为之后再不会有人来救我了。”

“但是,他说得太晚了,如果是早五百年,在我还是渔民之子的时候对我说,我一定会牢牢记住。但我已经被他培养了五百年,死不认输的性子早就深入骨髓了。所以我终还是违逆了师父的命令,不惜一切为他报仇。”

“再之后的事情,就是地仙与堕仙的连场大战,故事你已经知道。但有件事你一定不知道。”

“反抗堕仙的战争失败后,大多数弟兄们心灰意冷,故而按照原先的备用计划修筑群仙城,将希望寄托在后人身上。而我当时在阿琉的帮助下假死诈敌,本打算给堕仙一个惊喜,但那场决战之后,堕仙也受伤不轻,又被封闭了空间通道,并没有选择追击之后,阿琉带我进入群仙墓,说我已经做得足够多了,是时候休息了。”

“其实阿琉说得没错,我的确做得足够多了,杀害师父的那个堕仙已经被我亲手斩杀。堕仙们企图入侵九州大陆的计划也被暂时挫败,不夸张的说,我已经扮演过一次九州大陆的救世主……但是,就这么放弃,我还是不甘心。”

“堕仙进入九州大陆的通道虽然被封闭了,但早晚有一天会被重新打开,而那个时候,与其依赖后人,我更希望能用自己的双手来战胜他们。”

“这份死不认输的执念,让我种重伤垂死之际也不得安宁,我无数次思考,要如何才能战胜那些已经飞升过的仙人。终,我得到的答案只有一个:外物。”

“单凭自身的力量,不可能超越那些度过雷劫飞升的真仙。但是真仙并非无所不能,个人之力无法与天地神威相比,哪怕九州大陆相对仙界而言显得脆弱而渺小,但是堕仙们无法带着仙界作战,我们却可以背靠九州大陆,从这片土地中源源不绝地汲取力量。”

“当然,相信你也知道,九州大陆的力量并非只有我们能用。堕仙们也是从九州飞升的,他们对这片土地的理解反而比我们更为深刻。一些力量的运用之玄妙,更让人瞠目结舌。大战之初,许多同伴自认为是得天地气运加持,结果纷纷惨死……”

听到这里,王陆不由唏嘘嗟叹,前生欧阳商就是在这方面吃了大亏,空有九州大陆的庇佑,却被一介重伤的堕仙逼得束手缚脚。后来他与堕仙自爆,元神在不同的世界漂泊了许久,其实多少也是为了洗掉九州大陆打下的过深的烙印。

用一个通俗的比喻来说,堕仙就像是官大一级压死人的官僚,而王陆的解决方案,就是移民海外,变更国籍,然后按照一等洋人二等官的序列取得先天优势。

不过这种事机缘巧合的成分太多,根本不可能复制。而孙不平想到的办法显然也不是这一招。

“直接从九州大陆借用力量不足取,但是,当我重新审视群仙墓时,却发现这个蕴含大千世界的地方同样是一个蕴含无穷力量的宝藏。而且,堕仙们再怎么手段高明,总不可能在这上面也胜过我们。”

“群仙墓的优势在于造物,无论是虚空造物,还是真实造物,在这片特殊的空间中,造物的法则被极大丰富,而我就准备充分利用这一点,打造一件足以抗衡堕仙的神兵。”

“这项工作非常艰难,我在群仙墓中足足打造了一万年,才堪堪完成这件神兵。它具备超乎想象的恐怖力量……不客气的说,这是一件凌驾于仙宝品阶的无上神兵”

凌驾于仙宝?王陆闻言一惊,仙宝顾名思义就是真仙所用的法宝,也是九州大陆法宝道具的评级,而想要凌驾于仙宝之上,那就意味着它的神通威能,必须要超越古往今来所有史书上记载过的法宝。

这……真的可能实现么?

下一刻,王陆眼前景物又是一变。

一个庞大如山岳一般的白色人形傀儡出现在他眼前。

“这就是我毕生心血所聚,虽是人造之物,却比当世任何一个活人都要强大――只需要一个合格的操控者。”

王陆定睛细看,心中不由更是惊叹。

眼前这傀儡高逾千丈,初步具备人类的形状,材料是成分不明的神秘金属,看起来异常的坚固。而金属表层则刻满了各式的铭文,令这巨大傀儡显得神秘莫测。而在傀儡胸口处,开了一扇门,门后有一宽敞的房间,里面有一宝座,应当是傀儡的控制中枢……

而这个形状结构,让王陆实在没办法不去联想到在多元世界漂泊时见识到的一个东西。

“……孙不平前辈,你赖以翻盘的神兵,原来就是高达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