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信阳信息港 > 旅游

山水我要当明星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9:30:16

自从听说王宝强成了角儿,戚子贵就六神无主起来,见天打了鸡血的样子,满脑子的出人头地,满脑子的飞黄腾达,你王宝强不是演技多牛逼,估计就那副德行才让导演看上的,哥们是嗑巴,模样也不比你小子强那儿去,要是我也去碰碰运气,说不定,嘻嘻,我也是明星。一天到晚神叨叨咕咕,我,我要,当,当,当明星。  这天晚上,这小子醉醺醺地从镇上回来,他对正看电视剧的谢珍说:“要要论长长相,咱咱咱,哥们(拍了一下胸脯)绝,这这这个。”(他竖了一下大拇指晃了晃)。戚子贵看了一眼老婆,见她今天没反应,估计打麻将赢了心情不错,胆子就大了起来,从柜子里又起开一听啤酒吹牛,边拉坐着的谢珍撇了一下嘴:“就你?嗑巴地,可败扯犊子了,整那个里格楞干哈啊?明个消停给我去地里划拉苞米瓤子去,省得没事喝猫尿瞎胡咧咧。”  戚子贵正仰着脖子把啤酒往嘴里灌,脖子上的喉结一鼓一鼓的,瓶底剩点沫子了,戚子贵握着空罐放在耳边晃了晃:“没没没了?”爬起来,踢里踏拉到外边上厕所,谢珍赶紧拿起遥控器噼里啪啦一通换台,停在另一个电视剧频道。  秋天的早晚有点凉,戚子贵打了一个机灵,撒完尿赶紧晃悠回来,躺在沙发里倒嚼,不时打个饱嗝,胃里的啤酒发酵后,酸甜的嗝气返上来就是一股酸腐的味道。谢珍用右手不停地忽扇:“烦不烦人啊,不让你喝非喝,咋不噎死你个老犊子,硌不硌赢人呀,瞧你一身馊巴味,离我远点,边儿闪着去。”戚子贵一看风向不对,趿拉着拖鞋回屋睡觉去了。  第二天早起来,戚子贵一开门就被一股凉气顶了回来:“艾玛呀,恁冷啊!”缩着脖端着肩膀就往床上跑,一个翻身钻进被窝,上下牙床咯咯嘚嘚直打牙巴骨,嘴里骂道:“老老老子,要要要是当当了明星,就就雇人收收收苞米,天天喝喝喝啤酒。”嘟囔着,小细腿骈在被子上,脸朝里又睡了。  谢珍在外面院子里忙活了一个早晨,又是鸡又是鸭的,喂食、扫院子;秋天到了,什么都得收拾,忙忙叨叨,马不停蹄,这儿翻弄一下,那儿倒腾一出,折腾得额头直冒热气。太阳升高了,她放下手里的活,抬起手背轻轻地拍了拍脑门,心里嘀咕,还有点啥事儿呢,看我这记性,一下猛懵住了想不起来。  谢珍拎着大扫把在院子里转圈,把刚刚没照顾到的鸡屎鸭粪烂树叶又划拉了几下,还没想起要干啥事儿,索性把扫把倒过来靠在房山头的苞米楼子上,今儿收苞米,对,她一拍脑门:“你个死人还睡,说好了邹劲成今天来帮家里翻收地的,中午饭菜得准备,鸡鸭鱼肉都得到城里去买。”  谢珍三十七八岁的年纪,人长得比一般女人壮实,古书里叫丰腴,属于杨贵妃身材杨排风的名,嫁了个听话的丈夫,人虽数不上等,就是听话,让干啥干啥,乡下过日子就是起床干活,黑天睡觉,夜生活是城里人的事,她跟他的嗑巴说,咱俩的夜生活就床上那点事,你把老娘侍候舒服了,我给你戚家生儿育女当牛做马。  两口子有说有笑地过着日子,儿子也一天天长大,在镇上读初中,成绩一般化,谢珍想的是,男孩子学个差不多就行了,关键是将来能养家,顶天立地,可不能像他爹似的,一辈子窝窝囊囊。  谢珍不喜欢老实巴交的孩子,她说那样会被人欺负,特别是男孩子,没有霸气将来连自己的老婆孩子都保护不了。有一次孩子在外面打架哭着回来,她二话没说给儿子一根烧火剩下的棍子,领着儿子就冲了出去。那回儿子次尝到了成功的滋味。  教育儿子是这样,她管理起戚子贵也是如此,结果,戚子贵也不怕大家伙嘲笑他妻管严:“咱咱咱是,妻妻妻子贵,跪跪跪搓衣板的跪。”任凭别人说啥,和好朋友邹劲成形成鲜明的对比。  邹劲成和戚子贵一年生人,据说戚子贵大邹劲成两天,这都不是问题,一直以来戚子贵就得管邹劲成叫哥。  邹劲成家离戚子贵家不远,村子就那么大,东头到西头也就城里的半站地不到,车一起步的功夫就到了,要不人说农村没秘密,南头炕梢说话北头树下听着呢。这样也好,谁家啥样,几个孩子几亩地,地里种的啥,在哪儿,都门儿清楚。老百姓过日子就是要个踏实,互相了解了,你知道我我也知道你,没有隐瞒都是透明的,村支书家那点猫腻藏不住呢。  戚子贵还没起床,门外就听见车喇叭响,刺耳的那种长鸣,戚子贵心里清楚,邹劲成这个货来了,并且知道他没起。  戚子贵恋恋不舍地从床上爬起来,先伸了一个懒腰,瞄了一眼墙上的石英钟,这才慢吞吞地下了地,到外屋地的脸盆里胡乱划拉了两把算是洗脸,抓起面前绳子上挂着的干毛巾:“噗!”他一口吐在地上,“这这这特么什什么味。”  他这边没穿衣服呢,邹劲成一个高儿蹦进来:“瞧你那德行,纯你老婆给你惯的,都特么几点了,还懒被窝,三春忙不过一个秋你不知道啊?”  戚子贵没搭理他,他已经习惯了他这样大喊小叫的,依旧慢条斯理不紧不慢地进屋,换了衣服出来:“咋咋咋乎啥?”邹劲成骂:“你大爷,衣服穿反了,我要是你老婆,一脚给你踹门外去。”戚子贵咧着嘴笑:“老老老子是明明明星,她她她不舍得。”  “谁说的?啊?你再说一遍,小样儿,皮子痒痒昨晚没收拾你是吧?”谢珍边收拾早饭边对邹劲成说:“兄弟,吃了饭你俩先下地,我呢去镇上弄点菜回来,中午对付一口,晚上我给你做好吃的。”温柔得活脱脱变了个人似的。  劳累了一天,天黑的时候十二亩零三分地的苞米总算进了苞米楼子。戚子贵躺在一车苞米上,进了院子还不肯下车,邹劲成息了火,从车头上跳下来冲着戚子贵骂:“你特么这点出息,一天就草鸡了?快给我麻溜下来,老子等着喝酒呢!”戚子贵这才懒洋洋地侧起身子,眯缝着一对小眼睛看了屋门一眼,正好赶上谢珍听见车响从屋里出来,这一对眼,把个戚子贵吓得一咕噜爬起来,脚下的苞米棒子把他滑了一个趔趄,哗啦一下又趴在了苞米堆上。  “哎呦,劲成兄弟。”一边说一边替邹劲成拍打了几下身上的灰尘,“累坏了吧,这车就别卸了,你们俩先进屋喝口水,还有一个菜马上就好。”邹劲成嘿嘿笑:“听见没,你媳妇让你进屋喝水吃饭,还不谢主隆恩?”戚子贵真的跪在苞米堆上给老婆磕头:“老老老……”谢珍没等他老完一声断喝:“你给我下来,别给我装神弄鬼。”  两个人进屋洗了手,酒菜早已摆了一大桌子,哈气雾气腾腾的看不清屋外忙乎的谢珍,邹劲成喊:“嫂子,别忙活了,进来一块吃吧,我可先下手了。”说着话手伸到桌上的盘子里拿起一只鸡腿就啃:“嗯,好吃。”  谢珍在围裙上擦了手,也坐过来,随手“砰”起开一瓶啤酒先给啃鸡腿的邹劲成满上,邹劲成嘴里喊着鸡腿,手赶紧伸过来,乌鲁乌鲁地说:“我来,我来。”  酒过三巡,戚子贵胆子大了起来,小胳膊一伸:“这这这才是好好好日子,等老老老子当当了明星,天天喝喝喝啤酒。”邹劲成骂:“你那点出息,就知道天天喝啤酒,你就不能整点有点层次的?那个熊样,有点出息行不。”谢珍许是今晚喝了酒,也借着酒劲问邹劲成:“你们哥俩啊,都一个德行,你说,你要是中了五百万,你会干啥?”  邹劲成是彩票迷,全村人都知道,但是,他买彩票从不兑奖,他说,镇上的彩票站从来没放过城里的大鞭炮,肯定也没出过大奖,要是哪天放了大炮,好几天没动静,估计就是自己中了,咱不能学范进,中个第三名亚元就乐疯了,弄的老丈人还得管自己叫爹。  邹劲成喝了一口酒说:“嫂子,我要是有了五百万,就买个县委书记干干,一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啊,五百万算个屁啊,两年就回来了。”  “嗯?有种,到时候给嫂子弄个妇联主任干干,我要弄死镇上那几个打掉我三个儿子的不要脸的。”说到这儿,谢珍激动的脸通红,呼地一声站了起来,一只脚踩在凳子上:“来,再干一杯,祝你早日中五百万。”  “哈哈哈,好,借嫂子吉言”邹劲成一仰脖把一杯啤酒咕咕嘟嘟灌了下去。  “那那那我呢?”戚子贵慑慑地问:“我我我要是成成成了明星呢”  “你要是成了明星,咱就真进城去,是不?劲成。也住楼房,也逛商场。”  “哈哈哈,嫂子,五百万买不了楼房的,莫言得了萝卜缨子奖才买个百十平方,没咱这个家院子大呢。”  “对,老娘这辈子就住这里了,看哪个龟孙敢动我一个指头。”  “是是是,看看看谁敢敢敢动!”  那晚,他们三个都喝醉了,邹劲成怎么回家的他不知道,晚上他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做了明星,戚子贵中了大奖,两个人手拉着手在天上飞。   共 321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原发性早泄的心理疗法
昆明治癫痫病研究院哪家好
昆明市看癫痫病挂什么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