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信阳信息港 > 旅游

雀巢女嫌犯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1:47:44

【一】  “咔嚓”一声铿锵有力的金属声,沉重地锁着一双白皙纤巧的手。  在两个女公安的押送下,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女嫌犯被带上村口一辆闪着红蓝色灯光的警车。一声刺耳的呐叭呼啸,消失在夜幕笼罩的崇山峻岭中。  笫二天,消息惊世骇俗般传播开来:云山镇的“乡花”,云山村女医生李玉珍被捕了!  前一天傍晚时分,云山镇有人向县公安局电话报案:云山村女医生李玉珍注射毒药杀死亲夫。接到报案后,县公安局立即指示镇里保护好现场,不能移动死者和一切物品,立即将嫌犯押送镇政府看守,同时组织人马迅速赶往案发地。  刑警抵达后,立即对女嫌犯进行初步审讯和查看死者现场情况。  死者现场是嫌犯李玉珍在医疗站值班时的一间卧室,室内陈设简单,一张床一个床头柜,一套桌椅。死者平躺在床上,五官无血迹和分泌物,全身皮肤肢体未见伤痕和畸形,面容也无明显痛苦貌。床头柜上放着消毒药水、棉签和显露血管用的胶皮止血带。玻璃空瓶已滚落地面打碎,水泥地面上星星点点的洒满药水。刑警对现场一一拍照验证后,采集了一些洒落地面的药水和玻璃碎片,抽取了死者尚未完全凝固的血液。  根据女嫌犯的交侍,丈夫是在注射一种叫葡萄糖酸钙的药物时突然殁命的。  李玉珍丈夫肖永患有一种骚痒症,每年春天,全身皮肤就骚痒得难受,吃什么药物都无效,只有静脉注射一种叫葡萄糖酸钙注射液的药物,症状才能迅速缓解。昨天傍晚肖永的瘙痒症又犯了,他来到医疗站时李玉珍正在观察室为一位呕吐脱水的病人输液,在部队当过卫生员,平时常给妻子当助手对一些治疗操作比较熟悉的肖永,自已抽了一支葡萄糖酸钙注射液来到值班室床上,让刚给别人输完液的妻子给自己注射。当针头插入血管推注药水时,丈夫感到一种钻心的疼痛,妻子认为钙剂刺激血管减慢推注速度。可是,药液还没注完丈夫就出现抽搐,当妻子拔出针管准备抡救时,丈夫已经停止呼吸心跳,无论如何抢救力图复苏均回天无术。  对李玉珍的交待,刑警们是难以置信的,既然每年都注射同一种药物,为什么以往安然无恙,现在突然致命?是重复注射出现过敏反应,还是注射速度过快中毒死亡?或者根本就是注射了别的剧毒药物?刑警们陷入种种疑问。  一周后省里鉴定结果出来了,现场取样洒落地面的药水是氯化钾注射液,死者血液检测结果也是钾、氯离子浓度严重超标。医学研究证明,血中钾离子浓度过高会引起心脏骤停导致病人迅速死亡。结合女嫌犯对死者死亡经过的口供和死后的现场观察,法医作出结论:注射氯化钾注射液引起高血钾症,是导致死者死亡的真正原因。  但是,女嫌犯口供的注射药物与死者血液检测的结果和法医的结论完全相悖,也与地面洒落的药水完全不符,刑警决定对女嫌犯进行再次提审。  铁门打开了,清晨的阳光里,李玉珍笫一次从牢房里走了出来。一周多来的狱中生活和巨大的精神压力,已经使她变得憔悴和疲惫。她扬起头贪婪地呼吸着早晨清新的空气,被一位女刑警押送着向审讯室走去。  在刑警们的严词审问下,李玉珍像几天前在乡里首次被审一样,依然矢口否认自己有杀死亲夫的动机,她说她深深爱着自己的丈夫,並坚持取药和抽吸药水都是丈夫一手所为。但是,她十分沉痛地说丈夫的死都是自己的罪过!  耳闻如此矛盾之言,审讯者很是奇怪:“为什么都是你的罪过,此话怎讲?”  李玉珍说:“丈夫是个非行医者,让他做注射前的准备工作是违反医疗操作规范的。此外,注射时,我又忽略了重要的一个环节,对药品进行查对。我太失职,太不负责任了!”  “可是,这与死者的死亡有必然关系吗?罪是罪,错是错,怎能把两者混淆起来呢!”  “不是我混淆罪与错。”女嫌犯目光闪烁:“医生的职责和是救使命死扶伤,在人的生命面前是不允许有任何疏忽的。任何疏忽和违反医疗操作规范的行为,都有可能造成难以挽回的严重后果。现在人都死了,还是错吗?”  “这么说,你怀疑死者误用了药物?”  “是的,我怀疑他拿错了药物。几天来我一直在反思,反思自己的过失,反思自己的过失与犯罪还有多大差别!”  “反思自己的过失与犯罪还有多大差别”,女嫌犯的回答,让这位恪职多年的法官感到震惊,如果她不是冠冕堂皇用花言巧语来掩盖犯罪动机和事实真象,真该仰视她几分。因为即使死者注射前拿错了药物,注射时她不疏于查对,后果不就可以避免了吗?这是不是一种敢于正视问题,勇于承担责任的精神?不过,审讯者还是以“下去认真反省吧,老实交待才是出路!”的职业语言,结束了审讯。  为进一步搜集作案线索,弄清女嫌犯是否真正存在谋害亲夫的动机,刑警们对李玉珍与肖永的夫妻关系进行了全方位调查。    【二】  李玉珍出身云山村一户农民家庭,从小性格活泼开朗,人长得乖巧灵秀。初中毕业被镇政府选派到县卫生学校学习,毕业后成为该村医疗站一位乡村医生。十九岁时,她与从小一起长大的邻居,复员退伍军人肖永自由恋爱结婚。婚后,夫妻关系融洽,感情深厚。  云山村是镇政府所在地近两千人口的大村,病人本来就不少,加之李玉珍聪明好学,医疗技术在乡村医生中出类拨萃,外村病人常慕名前来就医,工作量很大。但李玉珍任劳任怨,不分男女老幼和亲疏贵贱,热情接待每一个病人,受到乡民的赞誉和普遍好评。在镇上工作的爱人肖永见妻子成天忙碌,不仅端茶送水关爰备至,而且因为当过卫生员了解一些医学知识,一有空便到医疗站给妻子帮忙,整理房间打扫卫生,做点医疗准备工作(那时还没有严格的医疗准入制度)。有时为了抢救一个病人,肖永会陪伴妻子彻夜守护在病室,直至病人转危为安。  李玉珍身材修长,俏丽端庄,清澈的明眸下两个浅浅的笑靥,常常漾溢着诱人的波光,是镇里有名的“美女”和“一支花”。男人总是好色的,同李玉珍在一起,肖永总感到投来一股股剑一般的目光,有的甚至想方设法凑拢来无话找话茬。此时,妻子的脸红红的又羞涩又尴尬,肖永会紧紧握着妻子的手,意思是“不用怕,有我在一起!”可是,又有哪个丈夫能时刻守护在妻子身边呢?主要还得看女人是什么样的人。肖永当然了解自己的妻子,他相信妻子不是见异思迁,轻易接受男人挑逗的女人。  一年春天,镇上来了一位年轻干部,一见李玉珍冰清玉洁丽人春花般的美貌,深深为其所动,今天头昏,明天头痛,后天失眠,一有空就往医疗站里钻。李玉珍感觉有些不对劲,挑了个空对那人轻言细语地讲:“镇医院就在你们政府门前,好医好药都在那里,有必要这样舍近求远到我这个村卫生站吗?”那人见周围已经无人,误以为李玉珍话里有话,立刻喜上心来,嬉皮笑脸地凑上去:“当然有必要,当然有必要!”说着就要去拉李玉珍的手。李玉珍生气地把手一甩:“不要给脸不要脸!”那男子立感无趣,红着脸走了,从此不敢再有非分之想。  肖永是家中独子,一个姐出嫁远处,父母早盼着能够尽快抱上孙子。结婚两年,李玉珍却一点动静也没有,公婆当面露脸,背里埋怨。随后到医院一查,问题出在男方身上,肖永的精液中活精子数量、形态和活动度都有明显缺陷。这时,李玉珍急了,立马带着丈夫四处寻医问药,中药西药偏方验方,怎么好就怎么治。每天夜晚即使回家再晚,她也要关照着丈夫把药服下。可是,一年两年过去,还是不见效果。李玉珍的父母真着急起来,说“人人都有老的一天,现在不生儿育女,今后谁养老送终?”他们要李玉珍把婚离了,趁年轻另觅一户人家。李玉珍说什么也不愿意,她舍不得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肖永,舍不得几年来清灯明月与丈夫结下的夫妻情意。  就在双方老人为这对夫妻日夜纠结的时候,婚后的笫六个年头,李玉珍生下一个胖小子。这个天大的喜讯让双方父母惊喜万分,邻里乡间四处奔走相告。平素就情投意合的小俩口,恩爱缱绻更不用提。那年,李玉珍二十五岁。  刑警们有些不可思议了,如此自由结伴恩爱中走过来的夫妻,怎么会有图杀之仇呢?但是,死者死于毒剧药物的注射是不争事实,真如嫌犯所讲是死者拿错药物了吗?  刑警们顺藤摸瓜,对当天的门诊病人和那个呕吐输液病人进行逐一随访。有病人证实,那天下午确实在医疗站看见过死者,但没有注意他具体干些什么。那个输液病人讲得详细一些:“那天下午心窝痛,我吐得利害,到医疗站时头昏脑胀,周身无力。李医生看了病说得了急性胃炎,什么严重……严重啥子水(脱水)。正准备给我输液时,肖永来了,说他身上痒得受不了。随后他走到那边屋里说些什么我没听清,只听李医生答应说准备好我就来。李医生给我输上液后,就匆匆走了。当我昏昏沉沉躺在床上正要合眼时,那边屋里传来哭叫声,呼喊声,好像是李医生的声音。外面有人听到响动冲了进来,才知道是肖永死了。随后,我被转到镇医院。”  输液病人说的“准备好”,是否就是注射前的操作呢?他没有听清肖永说的话,更没有亲眼目睹肖永“准备”些什么,便很难视作确凿证据。    【三】  因为许多谋害亲夫的案件,都来自女方移情别恋的恶性发展,刑警们把注意力集中在女嫌犯一桩道听途说的婚外恋上。他们试图通过对李玉珍和另一个“涉足者”的进一步审讯和调查,找到案情的突破口。  不料审讯一开始,李玉珍就十分坦率的承认了这桩婚外恋情,说男方是一位叫李明的医生,原区医院院长,后调到县里任县卫生学校校长。接着,她交待了与李明的认识过程和后来的几次接触,说自已对李明确有爱慕之心,李明对自己也有好感,但仅此而已。并说自怀上肖永的孩子后,她就再没有与李明有任何形式的接触和来往。  对李玉珍轻描淡写的交待,刑警们自然持怀疑态度,那面红耳赤的表情和飘忽的眼神更让人不由生疑。可是,究竞是女嫌犯欲盖弥彰的紧张还是年轻女子特有的羞赧呢?难以断言。至于李明提供的证言证词,出人意料的与李玉珍交待一致,两人仅有好感和爱慕,什么也没有发生。所谓突破口,自然进入死胡同。  死者可否不是他杀,而是借妻子之手自杀?刑警们试图作反向思维,因为嫌犯的几次交待,都咬定注射药的准备工作是死者所为;那个的见证人输液病人提供的线索也间接支持嫌犯的说法;抽完药水的药瓶失踪,更构成死者自杀的嫌疑。可是,死者为何要自杀?他自杀的动机是什么?由于没有相关的遗言遗物,夫妻双方家人口中也没有一点有用的线索,自杀嫌疑自然停留于假设。再是如嫌犯所讲,死者真死于拿错药物导致误杀吗?医疗站的药品存放分门别类,名称显赫,死者经常在医疗站帮助妻子也应该熟悉药品,如何能拿错呢?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时间一天天过去,案情侦破始终没有突破性进展。  正当“山穷水尽疑无路”的时候,死者肖永在县里的一个战友传递了这样一个信息,说肖永死前一月在酒后餐桌上提到,他有个亲戚找到十多年前走失的儿子,现在想做亲子鉴定,不知什么地方能做。由于肖永是酒后之言,又随便说说,大家没太在意,此事便不了了之。  这个看似漫不经心的消息,却引起办案人员巨大的兴趣和注意力,肖永是真的想为那个亲戚做亲子鉴定,这个亲戚真的有一个走失多年的儿子吗?  他们立马组织人员分头了解和排查。结果,肖永根本没有一个走失儿子的亲戚,更不存在做什么亲子鉴定。  肖永为什么无中生有提及亲子鉴定问题?内中必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可是,这个秘密是什么呢?这与案件有关系吗?刑警们各舒己见,展开了一场大胆的设想和讨论。  打头炮的发言者说:“前段调查,肖永曾有婚后不育的问题,六年后妻子突然怀孕生子,肖永是否对孩子的来源产生了怀疑?”  全面参予李玉珍与肖永夫妻关系调查的另一个人马上发表不同意见:“这种可能性很小,按他们的夫妻感情和相互信任程度,肖永是不可能怀疑妻子的。”  “也是的,如果真出现坏疑,双方家人和周围邻里不可能没有一点反应,再说孩子都满周岁了才突然提出,可能吗?”  沉默了一阵,一个老刑警不急不慢的打破沉寂:“我想,怀疑的隐蔽性还迟迟未暴露,可否用事件的发展和他们夫妻间的思想、感情和性格来解释呢?”  “有道理,”刑警队长把桌子一拍:“如果出现怀疑,一定李玉珍做了些什么,肖永知道了些什么。在较长时间里,他们夫妻之间也一定会在心理上、行为上有过不为人知的博弈和碰撞!”  议论愈来愈热烈,问题愈来愈明朗,焦点都不约而同的指向那桩说不清道不明的婚外恋上。  刑警们一个个异常振奋,仿佛已经有一把实实在在打开案情的钥匙就摆在面前,只等垂手索取的工夫。  但要追根溯源弄清问题的来拢去脉还没那么简单,解铃还得系铃人,现在死者己经无言,惟一的希望是让生者开口。于是,大家一致决定再次提审女嫌犯。 共 11782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请问做包皮手术的好处有哪些-
昆明治疗癫痫病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癫痫病知名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