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信阳信息港 > 旅游

上游冰封深圳一年倒下1家手机供应商

发布时间:2019-08-15 18:21:51

  当寒冬到来时,才知道谁没有穿棉衣。对于供应链厂商来说,在及相关部件市场增长速度大幅放缓的时候,适时的技术创新就是行业寒冬来临时保命的棉衣。

  全球产业链完整的广东,既是创新速度快的市场,也是淘汰速度快的市场。2015年初,东莞兆信通讯董事长高民的自杀,拉开了产业链寒冬的序幕。10个月后的中兴供应商福昌电子、年末的锤子代工厂中天信被迫停产,让这个行业的困境进入公众视野。据笔者不完全统计,深圳在2015年倒下的上游一级供应商有1 家,违约资金超过20亿元。

  在一级供应商倒下背后,数量更庞大的次级供应商在资金链危机传导过程中不堪重负。在供应链的上游,体量更小、数目众多的原材料供应商也成为受伤的一环。下游品牌加速洗牌,将创新能力弱、同质化严重的上游供应链带入寒冬,资本的进场也在加速上游产业链的洗牌。

  福昌电子倒在新三板门口

  2015年10月8日,福昌电子停止生产、放弃经营。在股权改制完成准备登陆新三板的一个关口,资金链断裂导致其崩盘。

  产业链同质化竞争、转型节奏慢是破产倒闭潮发生的主要原因。 曾经MP4、电子手表的供应链,在2010年之后基本都在做智能塑胶外壳,在金属外壳流行的时候,大量的塑胶供应链又面临转型的节点,无论是塑胶还是金属产品线前期投入都很大,且回报周期长,从塑胶到金属转型技术要求很高,没有实力转型的企业只能接受微利,同时大量同质化产品压缩了行业利润。 深圳一家为神舟、酷派等企业供应金属精密器件的厂商对《每日经济》表示。

  2015年,智能终端发生了两大变化,一是品牌开始集中,多个品牌销量出现下滑。据了解,除华为完成预期目标外,多家品牌实际销售距离年终目标甚远。另外,多家体量较小的公司退出,如曾名噪一时的100+、大可乐等互联品牌退出市场。

  另一方面,一些低端的外壳也从塑胶转向金属精密件。根据中国产业信息的数据,金属外壳的渗透率将从2012年的10%提升至2016年的 8%,市场对于金属外观件的加工需求呈现出爆发式增长趋势。荣耀旗下千元机荣耀4X,在2015年创下了过千万的销量记录,而在当年10月份,荣耀4X的下一代产品5X已经由塑料换成金属。同时,魅族低端机型魅蓝打出 金属潮流民主化 的口号,这都意味着上游供应链的调整。

  同时,产业链资金压力几经传导落在上游供应链。前述厂商负责人告诉,在生产的全部链条中,厂商在食物链上游,通常厂商对一级供应商占款为半年时间,一级供应商对次级供应商占款时间通常更长,一旦资金链出现问题原材料成本无法正常支付。 尤其在近两年,一些低端厂商被大品牌挤压,没钱付给供应商,仅在华强北企业破产跑路的都不在少数。

  相比一级供应商,次级供应商数目更庞大,且同质化非常严重,行业之间也存在恶性竞争。以外壳需要的涂料为例,据调查了解,在深圳,对福昌一家供应涂料的次级供应商有数十家,整个深圳给消费电子供应涂料的供应商大大小小有 00多家。 互相之间质量、价格相差不大,有些企业为有资格成为福昌供应商,甚至主动提出延长还款时间,与对手竞争供货资格,导致恶性竞争。 供应商对表示。

  供应链需加快创新与智能化转型

  深圳市联懋塑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懋塑胶)董事长潘清寿表示,2015年的及相关部件市场增长速度大幅放缓,供应链洗牌加快,一些粗放式管理、没有及时转型升级的公司会被淘汰,能聚集人才、具有创新能力和高管理水平的企业才会继续生存。

  联懋塑胶成立于2008年,与福昌电子一样也是以塑胶外壳起家。与福昌电子不同的是,联懋塑胶从2014年起开始布局金属外壳领域。2015年,联懋已大量布局金属壳产能,预计2016年会达到月均数百万台金属壳的产能。

2012年宁波人工智能B轮企业
梁信军
2007年新余其他F轮企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