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信阳信息港 > 娱乐

底层呼吸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0:29:18

一  卞畅站在门口,目送一双儿女背着沉重的书包渐渐远去。懂事的女儿不时的转过脸,远远看一眼倚门眺望的爸爸,透露出对孤身一人在家的老爸有着无限的牵挂。儿子蹦蹦跳跳的跟在姐姐后面,根本不转脸,一副无忧无虑的顽童相。其实,儿子只比女儿小一岁,女儿上高二,儿子上高一。但仅仅是一岁之差,女儿那与年龄极不相称的忧郁眼神,说明了女儿的早熟。就是这忧郁的眼神,常常让卞畅感到一种纠心的痛,一种挥之不去的愧疚。我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他心里经常揣着这种自责。就像呼吸,他总是感觉肺部需要使劲扩张才能有空气进入。  孩子们走了,他觉得这个家一片冷寂。把修车的工具装上三轮车,锁上门,他用力地蹬向昨天看好的地方。  下岗8年,妻子病逝也已经5年,他艰难的支撑着这个三口之家。令他欣慰的是,一双儿女都很争气,在学校成绩挺棒。每次开家长会,他虽然蹬着三轮车,常让那些开着小汽车的家长们投来羡慕的目光。那一刻,人生的酸甜苦辣都被抛于脑后。  很快就看到了街上的大圆盘。这是他半月来终于找到的一个理想的地方,他相信在这里修自行车生意一定不错。他原来修车的地方,地理位置比这里要好,但是工商的、城管的、文明办的人说是要创建文明城市,不许在那里摆摊,还没收了他的三轮车和修车工具,被罚了100块钱才要来那些东西。100块钱,这几乎等于他4、5天的收入,正好是两个孩子在学校10天的生活费。他心疼的心里发皱,当时就感觉到那种呼吸的困难,他总是有这种感觉。这种感觉让他不经意间气喘吁吁,像一个哮喘病人。但却没办法,打碎了牙往肚里咽吧,谁叫咱是老百姓呢,不能忍耐的事多了去了,还不是都忍下了?喘不过来气,就把嘴使劲长大。  这个大圆盘地处城南关,人流量很大,自行车川流不息。大圆盘西北角有一片空地,空地北面是一溜门面房,做啥生意的都有。西南面是一个30年前建的大会堂,据说也快扒掉了,要在那里建一个街心花园。空地上只有一个卖米线、豆脑、烙馍的摊子,一位中年妇女正在忙忙乎乎的招揽生意。他刚把三轮车停在空地上,中年妇女就热情的招呼他,大哥,想吃点啥?他连忙回答,我吃过了,吃过了。中年妇女很失望,转过脸去招呼别人。他把三轮车里的工具箱搬下来,又拿了几个小凳放在车旁边,他心里说我这就算重新开业了。  嗨嗨,你这人干什么?中年妇女很高的嗓门儿从背后传来。他下意识地转过身,看到那妇女正朝他怒目而视。他笑了,陪着小心说,大姐,我想在这里摆个小摊修车。  中年妇女一脸不屑,在这修车?你话说得轻巧,你经过上头同意了吗?你有执照吗?创建文明县城你知道吗?知趣的赶紧走,等会儿人家来了,当心没收你的东西。  突然遭到这番训斥,他心里说,想不到这女人家里还有衙门的人,要不,她怎么像个当官的,一脸道貌岸然。他说,那你在这儿摆摊咋没人问?  女人说,我?你能和我比吗?你还和我比!  他心里更坚定了自己的猜想,是啊,人家家里有当官的,有靠山,我咋能和人家比。但转念一想,还是不对。她家若有当官的,咋会在这儿摆小摊?  别楞着啦,快走吧,女人不耐烦的催他。  卞畅望着其势汹汹的女人忽然发现她很耐看。这女人大概也有40岁了,显然是因为常年在外风吹日晒,头发和皮肤都显得干燥,但眉眼脸盘都是典型的美人胚子,身材高挑,脖子细长,看得出年轻时是个美人。  看啥看?看进眼里拔不出来,再不走别说我掀你的摊子!女人显然发现了卞畅的专注,脸上露出一丝慌乱。她很巧妙的用横眉立目掩饰了那丝慌乱。  卞畅不慌不忙,面带谦和的笑容,息事宁人地说,大姐,你别生气嘛,你看咱们能不能商量商量?  商量啥?你甭看我在这里摆个小摊没人管,你就想占这点地方。我在这行,你在这就不行,你和我不能比,女人毫不通融。  卞畅对不能和她比很是恼火,觉得自尊心受到了伤害,针锋相对地说,我咋不能和你比?你头上长着鼻子眼睛,我头上也是七个窟窿,未必你就比我多长七个?  女人睁大了神奇的眼睛,咦?看不出你这人说话还挺噎人。看来你不找点事不拉到了,别说你,街痞流氓老娘见得多了,没怕过。豌豆你知道吧?那是我表侄,我只要咳嗽一声,你不少只胳膊也得断条腿,给我上劲,有你的好?女人说着还卷起了胳膊。  卞畅听了女人一通恐吓,不但没害怕,反而鼓起了勇气。他原来以为这女人有当官的撑腰,天不怕地不怕的,还真有点胆怯。听她亮出了这个市里道上大侠的名号,心里说这肯定是吓唬人的,我不能示弱。这个地方要是再站不住,就断了我的活路,孩子们上学可咋办?卞畅故作轻松嘿嘿地笑。  女人被他笑得心里有点发毛,坚持着自己威猛的表情,笑啥笑?你这人笑也是一脸坏笑。  卞畅仍是慢条斯理,声音平缓地说,你还别给我提豌豆,你知道豌豆喊我啥?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女人斩钉截铁。  我是他师父!卞畅提高了声调,像主持人公布抢答题的答案一样自豪。  女人掩饰的回敬道,师父?狗屁师父!  卞畅发怒了,你嘴里干净点,别骂人。  骂人?老娘还砍人呢。女人像母狮一样怒吼一声,随手拿起了案上的菜刀。  卞畅吓了一跳,心里说乖乖,真砍啊,你要真砍我还真得找个台阶,我闹事可闹不起。  弄啥的,跑这里撒野?卞畅正思退路,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猛喝了一嗓子,怒气冲冲地跑过来。表姐,咋啦?他冲女人关切地问。  女人一脸仗势地冲卞畅摆摆头,这人找事!  男人一脸怒气冲卞畅扬起拳头,你这人……呵呵,师父啊!  卞畅一楞,随即惊喜非常,哎呀,莫季,怎么是你?  莫季一脸尴尬,嘿嘿,师父,不知是您,您咋在这里和我表姐吵架?来,您抽烟,抽烟。  卞畅也有点不好意思,你看看,弄了半天大水冲了龙王庙,我不知道她是你表姐。转脸冲女人说,大姐,你看这弄的。  女人还有点转不过弯,拉拉莫季说,你啥时候弄个这样的师父?  莫季说,姐,你不知道,我在机械厂时就是跟我师父学的技术。我师父可是个好人,技术好,又有知识水平,厂里没有不佩服的。转身对卞畅说,师父,我表姐叫花影,唉,怎么说呢,她心眼不错,人也长得不赖,就是命不好,眼看四十了,过的是黄连掺醋的日子。师父,你打算在这修车呵,原来那个地方不是很好吗?这两年我做生意,整天忙的小辨不沾脊梁骨,没抽出空去看你,你别怪我!  唉,甭提了。卞畅一脸苦相,那个地方修车确实不错,可是人家不让搁,说是影响文明创建。  莫季很仗义,大包大揽地说,行,你就在这修吧,我的店也在这里,咱师徒俩往后互相有个照应。  卞畅为难地说,你表姐不情愿,我在这儿她不生你气?  没事,她听我的。莫季一脸自信。  卞畅心里暖洋洋的,不住的感叹:徒弟们虽然无权无势,都生活在社会的底层,可人情味十足,没有因师父落魄而瞧不起。他想起中学时看过冯德英小说《苦菜花》里一句话:受苦人的同情心是无止境的!  卞畅感叹的时候,莫季已与花影商量好,招手让他过去。  花影脸上没有表情,说既是莫季的师父你就在这干吧,说过转身招呼生意去了。  莫季说,打我干这生意师父你还没来过,走,到我店里坐坐,中午咱爷俩喝两杯。  卞畅心里高兴,也没推辞,跟着就进了他的水果店。  莫季是卞畅的第28个徒弟,爸妈都是机械厂的老工人,从小弱不禁风,细皮嫩肉,说话女女气气,文文静静,师兄弟们都拿他开心。卞畅一直护着他,常因为袒护莫季,把那些调皮捣蛋的徒弟们骂得狗血喷头。厂子倒闭的时候,那些调皮捣蛋的徒弟都有邪能,凭着师父教的车床刨床的精湛技术,天南地北闯荡去了。就这个小徒弟没胆,大闺女一样出不了门。前几年他常到师父家里唉声叹气,吐苦水,这几年没去,卞畅以为他也出去打工了,原来在这儿开店。  莫季在感情上对师父比对爸妈还亲。他16岁跟着师父学活,眼中的师父技术好,正直,还特别体贴关心人,但技术上对徒弟们要求严,他的27个师兄都挨过师父打。师兄们别管在外边怎样吊能台,见了师父都装得象绵羊一样。莫季是个例外,既没挨过师父打,也不怕师父。师娘活着的时候,他根本不回家,下了班就往师父家跑。师父的女儿卞河,儿子卞流,差不多都是他抱大的。今天忽然见到师父,他心里溢满了亲情。把生意交给店员,他忙着给卞畅倒茶拿烟。  卞畅说,前面交给一个店员能忙过来吗?莫季笑笑说我去安排一下。卞畅自己在屋里也无聊,就在后面跟了出来。店里这会儿没顾客,很清静。小姑娘正趴在柜台上看电视,莫季偷偷摸摸地走到小店员的身后,在她翘起的圆屁股上拧了一把,倒把后面的卞畅吓了一跳。他想,接下来肯定是人家转过脸来甩给他一个大嘴巴,人家可是黄花大闺女呀。令卞畅惊讶的是,那姑娘转过身来竟在莫季脸上很啄了一下,并用身子挡住外面,把手伸到了莫季的下部。卞畅听到莫季怪笑了一声,轻轻地说了一句“宝贝”。他扭头就走了回来,心里默默地想,这世道真的变了,胆小怕事的莫季竟然也变得这样胆大皮脸不害羞。  等莫季回来,卞畅和他说话就有点心不在焉。他真想劝劝莫季,别做出格的事,但又不知从何说起。师徒俩说着话,不觉就到了中午,花影用托盘端着四样菜进来。卞畅有点过意不去,慌忙去接菜,大姐,咋能让你破费,这咋说的。  花影脸上现出一丝笑容,是莫季给的钱,我的炉子烧着,不费事。  那你一起吃吧!  不啦,我还招呼生意呢,你们慢慢吃吧。  卞畅中午喝得有点多,莫季说啥不让他下午干活,硬把工具装上三轮车骑着把他送回家。  独自一人面对妻子的遗像,卞畅有点惭愧。他对妻子说,我又白白浪费了一天,没挣一分钱,我是不是有点不争气啊?点上一支烟,他告诉自己,我真很累!不是身体上的累,是心累。    二  这座山城三面环山,自然风貌独特。背靠虎山、右临凤山、左边隔龙河与龙山相望,可谓占尽地利。此城历史悠久,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战国纵横、楚汉相争、三国称雄、徐州会战、淮海战役,古今许多惊天地泣鬼神的历史活剧都在这一带上演,留下了深深的历史烙印。历来被称为“文献之邦”,文物颇盛,代不乏人。这里的人们既秉北方人坚强之性格,又接南方人灵秀之气质,集南北方人素质优点之大成。所以,自古以来常有英雄豪杰崛起于陇亩之间,名流学者奋起于清寒之门。被称为春秋三贤的孔子高足闵子骞、颛孙子张、颜子柳等都生活在这片热土上。  这样的历史风物对卞畅影响颇深,上学时他是高材生,考大学问题不大,但因家庭状况不好,他选择了上技校,想着早一天出来挣钱养家糊口。毕业分配到市机械厂,他一直苦钻技术,是厂里的技术攻关组长,主持生产的小型旋耕机曾经畅销附近几个地市。那年兴什么企业改制,机械厂不知怎么就被前任市长的小舅子收购了。撑了不到一年,连工资也发不上了,听说还欠了银行上千万贷款。于是宣布破产,厂里的几百工人立即成了无业游民。卞畅跟着几十个老工人上了几次访,全厂职工还在市政府门前静坐过几次,都于事无补。于是,大家作鸟兽散,各自东西,各奔前程,变着法子养家糊口去了。有几家外地机械厂曾慕名来找他,请他出山。可是家里两个孩子上学,他走不开,只得婉言谢绝。  这几天生意不错,来修车的人很多,每天的收入比以前增加了一倍。因为莫季的缘故,花影也不像刚开始那样对他,没生意时就坐在卞畅的小凳上同他说说话,有时还帮他拿个工具什么的。原来花影的经历也很坎坷,堪称与卞畅同病相怜。像卞畅猜测的那样,花影年轻时确是大美人,像明星一样吸引眼球。因为追求者太多,让她眼花缭乱,结果错抛了感情,让一个英俊的花心男人狠狠伤害了一回。过了两年她才恢复过来,像人说的那样:吃过黄连我爱蜜,走过冰山我爱衣。花影后来找了个稳当实在的丈夫,在一家建筑公司上班,技术上头一份,老板拿他作掌上明珠,多大多难的工程,只要他点头,老板都敢接。工资也拿得多,小日子过得挺滋润。他没啥坏毛病,连烟也不抽,领了工资如数上缴花影,下了班一刻不停往家跑。按现在流行的六等男人标准,他属于倒数第三等。哪六等?一等男人家外有家,二等男人家外有花,三等男人花中寻家,四等男人下班回家,五等男人妻不在家,六等男人无妻无家。下班就回家的男人对她恩爱有加,一家三口算得上是小康之家。然而,花影时运不济。6年前,工地出事故,丈夫成了植物人。而那个把丈夫当作摇钱树的公司老板,顷刻间变脸,只勉强付了3万元治疗费,以后就撒手不管了。官司打了好几年,法院迟迟不判决,总是没完没了的调解,不了而了之。没办法,她不得不靠这个小摊维持生活,供养女儿。卞畅想起前几天莫季说她过的是黄连掺醋的日子,这话说到家了。  补个胎,卞畅正不知怎样安慰泪水涟涟的花影,生意来了。这人一副贵妇人的打扮,脖子上的金项链熠熠生辉,10个手指带了6枚金戒指,太阳下不断闪着耀眼的光,满身珠光宝气。脸上光洁白嫩,连手指都像白玉,看不出年龄,推着一辆崭新的豪华踏板摩托,后轮胎瘪着。   共 48901 字 10 页 首页1234...10下一页尾页

精囊炎影响精子质量不利生育
昆明治癫痫的研究院
云南女性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