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信阳信息港 > 娱乐

我就是妖怪第四卷世界大战第三十二章女王

发布时间:2020-01-21 19:32:52

我就是妖怪 第四卷 世界大战 第三十二章 女王

第三十二章女王

捷琳娜召开“高层”会议大家就席地坐在草坪谈,因为有我们几个在场,所以都用中文进行。

两个“粉丝”彼此见过面后叶子道:“这次救我的行动是谁策划的?”

大家都看小慧……

叶子咯咯一笑道:“早该想到了,我们的天才小慧。”她拉着小慧的手认真道,“谢谢你!”

小慧微微一笑道:“我没做什么,是大家一起合作的结果。”

阿破道:“这是实,我觉得还是我出力多,都掏心置腹了我……”

队长羞愧道:“殿下,我们无,那么长时间都没能把你救出来。”

小慧宽慰他:“不怪你们,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我也是沾了有好现成的熊掌燕窝的光了。”这里面我和阿破也不知道谁是熊掌谁是燕窝……

戈什道:“我很奇怪,为什们从天上掉下来却没人现你们?正常情况的话,你们到达殿下窗口的时候应该已经被射成筛子了。”

我结道:“这个……以后跟你解释。”

队长道:“对。还有那辆坦克。我开之前那里还没人。”

阿抖搂着手道:“那你看见这身衣服了吗?”

我擦汗道:“这个。也以后跟你们解释……”

汉克斯道:“还有。那个时间问题……”

我抓狂道:“咱还是进入正题吧。都以后跟你们解释!”

叶子深深地看了我一眼。道:“那好。进入正题一步我们该怎么办?”

戈什忽然站起身冲叶子躬身道:“殿下,我有话说。”

叶子失笑道:“什么事这么郑重?”

戈什道:“我希望殿下能先到国外待一段时间,这里的事情交给我们就好了。”

叶子愕然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戈什道:“你这一逃出来,杰克肯定不会罢手在国内非常危险把何安忆他们找来就是为了让他们带你出去。”

叶卡捷琳娜激动道:“我哪也不去!这是我的国家!”

戈什道:“可是……”

叶子抢先道:“除非你们已经不再承认我是你们的公主。”她看着队长等人道,“你们希望我走吗?”

队长嗫嚅道:“不希望……”

“那就行了!”她直接问:“这段时间以来,我们的人还剩下多少?”

队长道:“人数比以前更多了,殿下出事以后每天都有新人来投奔我们,但是武器供不上了。”

小慧道:“恕我直言贵国目前主要的问题不是武器,重要的还是人员的军事素质不过硬句不好听话,即使你们有足够先进的武器也很难打赢一场仗。”

听了这句话,队长和里夫他们羞惭满面。

小慧忽然指了指树林外面道:“叶子,外面那些人不是也很支持你吗?”

叶子费解道:“他们?可他们是百姓啊,我怎么能让百姓牵扯进来?”

小慧道:“他们早就被牵扯进来了——我问你,你现在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叶子道:“我是他们的公主。”

小慧毫不停顿道:“可是他们不知道自从你回国以后就一头钻进森林里,从前的军被人当成了游击队知道你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不声不响地解决问题,尽量避免无辜平民免受伤害是你这样的做法已经顶如是默认了你叔叔的统治,你的人民甚至不知道你回来了他们需要你的时候你没有站在前面,虽然你在付出努力,但只能是单兵作战。”

叶子沉思了一会道:“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小慧道:“你要走出森林,跟你的人民说你还在,然后恢复执政,让他们和你一起推翻你叔叔的政权。”

叶子手托香腮道:“可是小慧,我们的主要敌人不是我叔叔,而且这么做的话恐怕会让很多人为难,万一他们认可的是我叔叔呢?那样就会使我们国家更加混乱。”

阿破忽然灵机一现道:“我记得好象谁说过‘攘外必先安内’,是谁来着?”

叶子喃喃道:“攘外必先安内?好象很有道理!”

小慧瞪了阿破一眼道:“别听他的,那人失败了!现在不是内和外的问题,是立场问题,我想到了这一步,所有人都应该表态了:你,或者你叔叔,你担心有人不支持你,没试过怎么知道呢?”

叶子迟不决道:“可是就算所有人都支持我,对驱赶那些流氓有什么用呢?我们国家的军事力量就是你所见的这样了。”

小慧断然道:“三千人和三万人的力量不一样!”

汉克斯福至心灵道:“对对,你们中国有句老话叫三个猪果(诸葛)亮顶个臭皮匠。”

小慧瞟了他一眼道:“你除了把人物说反了,这句话用在这里倒是很合适。”

叶子怔道:“你让我再想想。”

小慧步步紧逼道:“如果你觉得你没能力成为他们的,还不如跟我们回去。”

无双道:“是啊,你的人民需要的不是一个会打仗的公主,你又不是花木兰也不是穆桂英更不是双枪老太婆,要在过去你这样的还能凭姿色和个亲什么的,问题是现在都化了,就算嫁给奥巴马他通不过国会美国大兵也一个帮不上你,

来,那帮孙子帮人也从不白帮,可乐和美国派得管够留几个被糟蹋姑娘的名额……”

阿破一边冲我挤眉弄眼一边道:“我看和亲还不如嫁给我们老大,不是我吹,他要真豁出去帮你比悍马和阿帕奇管用!”

叶子淡然一笑,忽然看着我道:“何安忆希望我跟你回去吗?”

我摊手道:“我倒是无所谓,反正王府大街还缺一个居委会主任夫人。”

叶子笑了笑,她起身慢慢走到营地的边缘,就见富加王国的人民仍在源源不断地赶来的开车的步行,还有的拖家带口还备着帐篷,他们默默地来到森林边上,一言不地守在那里,谁也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可能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就是一种自而盲目的行为整个营地虽然静悄悄的,可是有股莫名的浓烈气味,似乎正在酝酿一场爆,现在就等那点燃他们的那根火柴了。

叶子背对着我站在那里,忽然轻轻吐了口气道:“小慧说的对,以前我一直在逃避。虽然我失败过可是也因此而找到了逃避的理由,我总想着我已经努力过了实那是我给自己当逃兵找的借口罢了,我从来没有把自己放在和他们一起的位置上因为我可以带着几百游击队战斗,却无法肩负起1万人的幸福。”

无双和阿破对掌欢呼:“耶——彻大悟!”

叶子回转身_眸然,她大声道:“队长!”

队长茫然道:“啊?”

叶子道:“我要让全世界人都知道我在这里,有什么办法?”

队异道:“为什么这么做呢?”

叶子爽朗道:“我要让在我们上偷窃那帮兔崽子们知道,从今天开始我要带着全国人民和他们死磕到底!”

这,人群的外围一阵耸动,一辆车停在远处,车里下来一个满头白的老人,他病体沉重,却执意地不让别人背他,浑身哆嗦着,在一个年轻人的搀扶下慢慢走过人群,他所过之处人人肃穆闪让,然后低下头去。

我一见这架势,对这老人的身份已经有几分了然,果然,汉克斯小声道:“是陛下!”

这老人果然就是富加王国的国王:洪斯方!

洪斯方缓缓地穿过人群,来到我们营地边上时队长他们急忙全都迎了上去,手抚胸口低头行礼,这大概也是他们必须的礼节,毕竟富加是一个王国,而洪斯是他们的国王。

我注意到在洪斯和他的随从身后,始终有一个人影子一样跟着,不即不离,这个人身材十分瘦身包括面目都笼罩在一张薄毯下,连眼睛都被遮在暗处,他见洪斯安全到了营地,便又影子一样飘到了别处。

叶子身子僵硬,看着自己的父亲却不上前,眼睛里充满了不安和担忧,似乎还有点害怕和紧张。

房飞冯把烟斗捏在手里,低着头小声跟我说:“公主自从回国以后还没见过陛下,他们父女几年来这是次见。”

这是我知道的,叶子这几年四处漂泊,其实就是为了躲开国内的王权之争,一开始她是有心故意把王位让给她叔叔的,至斯老王这边,她只能是抱着愧疚避而不见,此刻会面,也难怪她忐忑不安了。

这时洪斯老王已经蹒跚着走到叶子跟前,他浑身都在微微抖个不停,面部也抽搐不止,大概是有老年高的帕金森症,他一头稀疏的白虽然经过整理,但还是有几缕凌乱,奇怪的是老头虽然抖个不停又理应愤怒,可看他表情一点也不觉得害怕,相反,老人眼神安详莹然,让人一望也随之平和。他看叶子的神情爱怜横溢,明明心疼得要死,可偏偏一动不动地站着,倒像个促狭的孩子在等做了错事的伙伴来跟他道歉。

叶子颤抖着躬身施礼,在老王干枯的手背上吻了一下,几乎语不成声地说了一句:“父王,对不起……”

老王努力地把叶子搂在怀里,用下巴蹭着她的头,慈祥道:“没什么对不起,是你受委屈了。”

这短短两句话包含了一个父亲对女儿的包容和理解,乃至更深的意义:老国王终究不是凡人,他了解女儿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国家的稳定,所以他没有像别人那样埋怨女儿任性,反而安慰起她来了。

叶子再也忍不住,在父亲怀里失声痛哭。

哭了一会,老王轻轻地拍了拍女儿的背,终究外人在场,叶子也只得适可而止,她站直身子,两把擦干了脸上的泪水,勉强绽出一个笑脸。

洪斯却渐渐严肃起来,他费力地把两只手都搭在叶子肩上,很平静地说:“告诉我,经过了这么多事情以后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吗?”

叶子迎着我们的目光微微点了点头,笃定道:“父王,我要通告全国推翻杰克,然后带领大家把敌人赶出去!”

洪斯听完脑袋朝后仰了仰,畅快地笑了:“我的小凯瑟琳终于不再是天真的小姑娘了,看来,我终于能放心地把王位传给你了。”

……

长春治银屑病权威的医院
萧县人民医院
南宁治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好
洛阳妇科治疗费用
邯郸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